第一章:立即结婚

第一章:立即结婚

C市的咖啡馆里,洛安然看着墙上的钟时针已经快指向十点半了,阿年告诉她,九点人就会过来的,可是为什么到现在她都没有看见一丝人影?

洛安然着急,她有些坐立不安,可是又不好打电话给今天要和她见面的人,一旦打了,别人会烦的,那样……她拿不到钱。

嘴着下唇,洛安然静静的等人过来,期间咖啡凉了,服务生给她换了一杯又一杯,直到她时针快指向了十一点,洛安然这才看到一个手中拿着BLUE杂志的人走进了咖啡店。

男人穿着一身黑白西装,面容冷峻,周身自带着一股生人勿近的气息,一双深墨色的眼睛闪烁着冰冷的光芒,令人不敢直视。

这就是她今天要见的人?

洛安然想着阿年跟她说的话,建筑公司的经理,常年在外地跑项目,所以他现在都三十二了还没有老婆,今天抽空回T市一趟,他则趁着这个时间和洛安然相一次亲。

男人要比她想象中的要年轻一些,而且长的也比她想象中的要好看,也许,这次的相亲不是个错误的决定。

眼看男人朝着这边走了过来,洛安然怕他不认识自己,就在男人要走过去的时候,洛安然伸手跟他打了一下招呼。

冷爵看着眼前这个跟自己打招呼的女人,琥珀色的眸子缩了缩,他今天刚从军队回来,老爷子便给他打了一个电话。

这就是老爷子无论如何也要他来见的女人?

接触到洛安然的目光,冷爵的眸底愈加冰冷起来,要模样没模样、要身材没身材,不得不说,他家老爷子的眼光真是越来越差劲了。

“你好,我叫洛安然。”安然怕人觉得自己没有礼貌,率先伸出手来跟他打招呼。

冷爵目光从安然带着些泥垢的手指上一扫,继而转过眼去,在安然的对面坐了下来。

安然有点尴尬,手搁在半空中,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

最终,安然用手将垂下来的头发捋到了耳朵后面,说,“阿年的二姨应该在电话里跟你谈过了吧,我是单亲家庭,有一个母亲还有一个弟弟,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可以立即结婚。”

冷爵听到立即结婚那两个字当即不悦的皱起眉头,“你的立即是什么时候?”

安然观揣摩着他这句话的意思,以为他想快一点,所以道:“一个月之内……”

“嗯?”冷爵琥珀色的眸子一瞬间变的森冷起来。

安然以为他不满意,试探道:“那么,半个月?”

冷爵一声嗤笑,那声音寒的让人不自觉的惊起一层层颤栗。

眼前的这个男人气场太过强大,以致于让安然有些害怕,她吞了几口唾沫,“如果卫先生觉得不满意的话,你把你的想法说出来,我们可以商量的。”

卫先生?

冷爵森然的视线一动不动的盯着她,“谁告诉你我姓卫的?”

啊?不姓卫么?

可阿年明明告诉她今天和她相亲的那人姓卫的。

安然到现在还没反应过来自己认错了人,而冷爵在听到那句卫先生之后,便知道眼前这个看起来有点迷糊的女人认错了人。

老爷子的眼光就算再差,也不至于随便去大街上找个女人塞给他,不过,他突然很想知道这个女人的接下来会做些什么。

眼度划过异样的神色,冷爵翘首以待等着她开口。

安然纠结了很久,觉得自己可能记错了,毕竟她和阿年通话都是十天前的事情了,而且按照自己记性不好的毛病,很有可能是真的记错了。

“那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叫什么么?”安然认真的问道。

在军队里待久了,他真的很久没有像今天这样和别人说过这么多话,然而他不介意陪这个女人在这里耗一会儿,如果太早回去,老爷子会知道自己今天根本没有见他为自己安排的女人。

看了看腕上的表,冷爵道:“我姓冷。”

姓冷?

安然想都没想便的点了点头,咬了咬唇道:“冷先生是不是觉得我和照片中的不一样,我知道我长的不漂亮,也没有气质,不过如果我们结婚的话,我会好好照顾公公婆婆的,这个你不用担心。”

阿年在电话里和她说卫……不对,是冷先生的爸爸妈妈身体不太好没人照顾,那么她说这些话应该可以了却冷爵的后顾之忧了吧。

好好的照顾公公婆婆么……冷爵的眼底映着她说话时的样子,打量着她,之前没仔细看,只觉得她长的不算出众,但现在看来也并不是没有可取之处。

安然的皮肤很白,五官小巧,那一双清澈的眼睛看人的时候像是盛满了夜幕上的星光,睫毛很长,鼻梁挺直,嘴唇是粉粉嫩嫩的果冻色。

只是,她上身穿了一件格子衬衫,下身是一件洗到发白的牛仔裤,脚上穿着一双帆布鞋,即使再漂亮的人穿上她的那些衣服也再没有气质可言。

“洛安然,对么?”冷爵忽然出声。

安然身体僵直,“对。”

“你多大了?”冷爵又问。

“二十二了。”安然答道。

“毕业了么?”

“还差七个月毕业。”

冷爵手指轻扣着咖啡桌桌面,“才二十二岁就这么着急结婚,你就这么迫不及待想体验婚后的生活?”

安然有些黯然,然而她很快又恢复过来,低头道:“抱歉,这是我的私人问题,我不想解释过多,冷先生如果对我印象不差,我们可以继续谈结婚的问题,阿年告诉我,你也很着急结婚。”

是,他很着急结婚,不过不是他着急,是他家老爷子着急。

冷爵突然很想知道她到底在隐瞒什么,才二十二岁便想嫁人,难道她想结婚典礼和毕业典礼一同进行?

有意思。

冷爵琥珀色的眼睛里闪过探究的意味,然而恰好这个时候他的耳朵里突然响起高跟鞋踩地的噔噔声响,微微侧头,冷爵只见一个穿着抹胸短裙,涂着唇妆艳红的女人朝着他这边走了过来。

冷爵不认识这个女人,那么,她是来找洛安然的了?

正如冷爵所想,这个女人是来找洛安然的。

孟琳娜手中挎中今年LV刚出来的新款包包,踩着高跟鞋几步便走到了安然的面前,二话不说的便拿出包包里的钱朝着洛安然的脸上砸了过去,“给你,不是想要钱么?我拜托你以后能不能别再去找良辰了?你不过就是良辰交往了几个月,以为自己曾经是良辰的女朋友,就连脸皮都不要了,去傅家别墅,哭着和良辰借钱。”

“我真的很纳闷,良辰当初怎么会和你这种人交往,每天扮做清纯无辜的样子,其实骨子里不知道有多贱!”

安然被那叠厚厚的钞票砸中脸,不疼,却觉戳心窝子的难受。

她看着孟琳娜,深吸一口气,淡淡道:“请你不要侮辱别人。”

孟琳娜没来由的觉得好笑,她冷嗤连连,“我侮辱你了么?你难道没有去傅家别墅和良辰借钱?洛安然,我真是不懂了,人前一套背后再一套,然后还一副自命清高的样子,你这样,不累么?”

洛安然脑子里轰然像是炸开来什么,她耳边嗡嗡作响,情绪快要压制不住了。

咖啡里的客人虽然不多,但人也不少,孟琳娜的声音尖锐,刚好传到了每个人的耳朵里,所有人都对着自己开始指指点点头。

就连坐在她对面的冷爵,脸色也有点暗了下来。

她努力的保持平静,“我就当你刚才的那些话没有说过,还有,请你把这些钱拿回去。”

“哟,昨天还到跟人借钱,今天就不需要了?”孟琳娜说着嘴角一勾,“我听说你现在到处跟人相亲,怎么,是想找个男人依靠,还是想找个合适的把自己卖个好价钱?”

她知道孟琳娜不喜欢自己,可如果她听见这么话还能保持平静的话,那叫懦弱。

安然缓缓的从坐位上起身,目光一动不动的盯着孟琳娜。

“不用这样看着我,我告诉你,下次……”

“啪!”

孟琳娜的一句话没说完,洛安然便给了孟琳娜一巴掌,这一巴掌安然使了劲,下一刻孟琳娜的脸上清晰的五个手指头印便印了出来。

左边的脸颊火辣辣的疼,孟琳娜睁大一双眼睛,她没想到安然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动手打自己。

眉目瞬间变的阴狠起来,孟琳娜抬手就要还一巴掌给安然,哪想那手刚挥到半空中,便被一个人抓住了。

抓住她的人,是冷爵。

“放开我,我劝你还是少管闲事的好!”孟琳娜对着冷爵厉声道。

“别用你刺耳的声音跟我吼,而且,这个闲事我管定了。”冷爵的脸上透着点漫不经心,抓着孟琳娜的手也好似没多用力。

手腕感觉要被这个男人捏碎了,孟琳娜很疼,可是脸上却不甘示弱,“你知道我是谁么?”

“我需要知道么?”冷爵反问。

冷爵说话的时候稍稍又用了力,孟琳娜这下怎么也无法保持平静了,她的脸色白了白,强撑着疼痛说,“我告诉你,我父亲是孟霖生,如果你敢动手,你绝对会后悔一辈子!”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目录
收藏
书评
作品详情
首页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