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把她抱走弄死她

片刻后霍寒城的手忽然抬起了左月月的下颚,强迫着左月月看着自己:“女人,倒是有几分胆识。”

左月月的下颚被霍寒城这么一抬,那被黑发遮住的半边脸也一下露了出来,那块半个巴掌大的胎记毫无阻碍的展现在了霍寒城的面前。

霍寒城一愣。

他开始只注意到了左月月的半边脸,是个美人儿。

而如今这块被长发遮挡的胎记显露出来,眼前的女人瞬间和“美”没有任何关系了。

“真丑。”霍寒城下意识脱口而出。

左月月的贝齿紧紧咬着下唇。

虽然她知道自己长得丑,但被人如此毫不忌讳的说出来,左月月心头还是像被钝器狠狠一击。

她迎视着霍寒城的视线:“再丑,昨夜也被你睡过了不是吗!”

天知道要是原来左月月可是没有这个胆子对整个京城最具权势的男人说这样的话!

毕竟以霍寒城的手段和地位,要弄死左月月简直和弄死一只蚂蚁一般容易。

可现在左月月已经是抱着必死的心态了,除死无大事,人都要死了,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所以现在左月月才敢如此肆无忌惮的对怂可以让整个京城闻风丧胆的霍寒城!

“……”

霍寒城忽然哑口无言。

确实,这个女人虽然丑,但也被他睡过了!

不管他是不是被下药了,他终究是睡过了这个丑女人!

恼怒的同时霍寒城眼眸中也闪过一抹异样。

这个女人,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敢如此顶撞自己的女人!

霍寒城的手猛然加重:“丑女人,在我面前敢这么嚣张,谁给你的.”

霍寒城的话语一下停住了,他看到左月月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霍寒城的手松开了。

这边左月月像是在极力忍受着什么痛苦一般,整个身体都卷缩在了一团。

“装死?”霍寒城冷声道。

左月月死死咬住了下唇,一阵一阵的疼痛席卷着她,从那个女人最难以启齿的地方开始。

“痛”左月月终于忍不住了,一个“痛”字从死死咬住的下唇里逸了出来。

她的眼眸顷刻覆上了一层迷蒙的水雾,犹如小鹿斑比一般楚楚可怜。

这边霍寒城有些懵了。

刚刚这个女人还如此的烈,怎么一转眼就变成这样了?

霍寒城从来不会对女人怜惜,同样,他以为对眼前的女人也是。

可在看到女人那一双眼泪朦胧的双眸的时候,霍寒城的眉头蹙了起来。

“该死。”他嘴里吐出这两个字。

片刻后霍寒城一下抱起了左月月。

真是个麻烦的女人,一大早就开始装死了。

在抱起左月月起身的瞬间,霍寒城的目光无意扫过了床单,随即整个人一震。

那洁白的床单上一朵红梅在悄然绽放着。

一股异样到了极点的情绪从霍寒城的心中猛然升起。

被男人猛然抱起,左月月一下感到了失重,她的手下意识搂住了霍寒城的脖颈。

男人低眸,一道冷得可以让人瞬间寒颤的目光由上往下的投射过来。

左月月:“……”

她默默松开了手。

“你要带我去哪?”左月月看似平静的语气含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音。

她又想起了霍寒城前三任身亡的未婚妻了,难道霍寒城是要把她抱走弄死她?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目录
收藏
书评
作品详情
首页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