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楔子

天临王朝,京城。

东方微亮,相府宅前人群熙攘。

相府夫人有孕,三个月肚如盆大,五个月便胀如磨盘,有经验的婆子说这一胎怀了至少三个,更可怕的是这夫人年近四十,还是高龄有孕!

可怜丞相年逾半百,老来得子本是大喜,却不想这大喜过了头。

惊喜变惊吓!

有知情人士道,“万幸的是,丞相几经波折见到了玄医阁鬼手。”

“你是说,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活阎王?”

一双鬼手,能医活人百病,让死人睁眼!

不过此人性格古怪,亦正亦邪,医术无双,用毒更是出神入化。

“但这神医所言的救人手段却是骇人听闻!据说在娘胎八月时,便用利刃剖腹取出胎儿,再将肚皮用线缝上……可这肚皮岂能像衣服?破了缝补了事!”

“哎,病急乱投医。”

……

府内,可谓水深火热。

老丞相杵在外室,表情沉重。

那管家极力劝阻,“老爷啊!未待足月便活生生剖腹取子,简直荒谬,哪是救人,分明杀人。”

房中忽静,似一湖春水乍然凝固成冰,“丞相大人,这会儿闹闹没事儿,不过希望在我动刀的时候,不要再听到什么让人不太愉快的声音,否则我这手一抖,不小心剖错了地儿……”

一言出,四下静。

现场顿时一片死寂,满府仆从屏息大气都不敢出!

“是是,请神医务必救我妻儿。”丞相边说边伸手抹头上的冷汗。

房间内,秋兰望向身边人,“我说小姐,你什么时候做起了稳婆的生意。”

凌兮月一袭素色衣衫,面覆薄纱,慢悠悠戴上天蚕银丝手套,“我高兴。”

秋兰无奈,暗翻白眼。

这理由,够任性。

“小姐,多胎之子本就瘦弱难养活,为何要八个月就剖出来。”秋兰疑惑。

凌兮月下针封了榻上美妇最后一处大穴,“正常来说胎儿在母体里六个月,心脑肺等主要器官都已发育完全,满二十八周存活概率便达十之八九,八月足以。”

“哦……”秋兰似懂非懂。

“若等足十月母体会被胎儿耗尽心血,很难撑过这样大的折腾。”利刃折射出的冰冷光芒晃过凌兮月厉眸。

一刀下去!

皮破肉绽,肚肠翻开,殷红刺目的鲜血泊涌而出!

“个数的确不少,不过有点异位,我看看……”凌兮月似在游山玩水般惬意,那手在浓稠血浆中穿梭,理理打结的肠子摆正,又拨拨器脏置于一旁,如数家珍。

被剖开的子宫里,血淋淋的人头,四肢,脐带交织蠕动……

“呕——”

屋内响起一片干呕声音。

我的个亲娘!最近伺候的丫鬟一声抽气,“噗通”倒在了地上!

秋兰胃中也是一阵翻滚。

我的小姐,都什么时候了,咱能正经点吗!

天光冲破天际,寂静沉闷的相府忽然炸开了锅。

“准是出事了!”等候在府外的人们一个个伸长着脖子,像被提着长颈的鸭子垫脚往里观望。

“大喜,大喜啊!”老管家跑出传信。

众人双眼瞪直。

大喜?

他高呼,“夫人喜得三子一女,母子平安!”

哗——

整条大街人群犹如沸水翻腾起来!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目录
收藏
书评
作品详情
首页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