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不要也罢

苏娇木然的脸上终于露出了表情,“也罢,是我高攀不上,不过你们白家无故悔婚,就没些表示?这事儿若是说出去,对白家也并非全无影响吧?”

她深知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脸上神情如同豁出去了一样。

“我如今已是一无所有,我不在乎名誉,白家呢?”

她笑了笑,“你说我若是执意纠缠,往后那位什么二少爷的婚约,怕是也不会多顺利吧?”

听到苏娇这么说,那个女子的细眉一下子竖了起来,“总算是露出狐狸尾巴了?你这种低贱的人我可看得多了,不就是为了钱财而来?如今憋不住了吧?”

苏娇淡定地点头,“是啊,你看怎么办吧。”

她与之前凄惨可怜的模样截然不同,太过镇定超然的模样,反而让那女子心里发毛。

人在被逼急了之后,没什么事儿是做不出来的。

“哼,你以为白家会怕了你?像你这种死皮赖脸的人,白家见了多了!要银子是不是?我就给你!”

她说完,手一抬,一锭银子从她手里飞出来,丁零当啷地在地上滚了几圈。

“就这么多,爱要不要!”

地上圆滚滚的银子闪着光芒,那女子带着不屑的笑容看着苏娇。

苏娇神色淡淡,“那个谁,去捡起来。”

“姑娘……”

小丫头着急了,白家这是在打发叫花子吗?用十两银子侮辱姑娘,姑娘难道不生气吗?

苏娇转头看她一眼,想了想,“算了,还是我自己来吧。”

说着,她就想撑起身子下床。

“姑娘!”

“呵,真是令人大开眼界,果然提不上台面的。”

女子鄙夷地翻了个白眼,一扭身,带着下人离开,“从此往后,你与白家再无关系!”

苏娇被小丫头按在床上,看着小姑娘替她委屈的眼泪盈盈的模样,她却在心里默默地盘算,这里的物价如何,这点银子能够她活多久……

她才很冤枉啊!莫名其妙来这种地方,当然钱最重要,什么狗屁婚约,连人都没见过,送她都不要!

最后还是小丫头将银子捡了起来,却抽噎着擦着眼泪,“姑娘,这白家太不是东西了,怎能如此作践您?这婚事,不要也罢。”

苏娇知道,小姑娘是在安慰她。

但安慰到点子上了啊,确实不要也罢,她还挺庆幸,若这会儿白家应了亲事,她恐怕还得发愁如何脱身。

……不过白家要真应了,估摸也没她什么事儿了,这身子的主人哪里还会被气得病死?

小丫头看苏娇不说话,小心翼翼地说,“姑娘,咱们回去吧?村子里也没什么不好的,秀巧会一直陪着您。”

苏娇点点头,好,回去。

……

清河镇,浣溪村。

阳光明媚,春花灿然,正值春耕,到处是一番欣欣向荣,万物复苏,心情愉悦。

只可惜,苏娇愉悦不起来。

“姑娘,您这几日都出门走动,身体会受不住的,您大病初愈,可经不得风吹……”

秀巧在身边呱唧呱唧,苏娇揉了揉额头。

不行,她就是要吹吹风,才能让自己感觉清醒一些。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目录
收藏
书评
作品详情
首页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