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同居

陆汴刚走出病房,就被乔桥一把抓住,拽到一旁无人的角落。

乔桥看着眼前格外英俊帅气的老公,想起之前三番两次都没将人认出来,不免有些心虚。

其实她的脸盲症并不是对所有人发作,一百个人当中大概有四十个人,是她能够正常感知外表的存在。

而陆汴在这两个范畴之外,这主要归功于他们婚姻开始的不正常状态,导致她下意识的忽视这个人。

乔桥顿了顿,踌蹴着开口道,“那个……你应该知道怎么做吧,约法三章第三条,除非必要情况,双方不得有任何肢体接触,更不能发生亲密的关系。”

陆汴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亲密关系是什么关系?”

乔桥脸色涨红,“就是……那个啊,你懂的!”

陆汴眼神深邃了几分,沉默了半晌,才开口道:“我陆汴从不做强迫女人的事情。”

乔桥撇撇嘴,“你是不强迫,但你妈和我妈要你强迫啊,这不,还让我们住到一起去。”

陆汴:……

陆汴沉声道:“我们是夫妻,分隔两地两年,总不能你一回来就分居吧,你妈要是知道,恐怕会直接将你打包送到我床上。”

乔桥瞪眼:“她敢!”

陆汴盯着她,一本正经道:“她敢不敢,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今晚我们是必定得呆在一个屋子里的。”

陆汴说完,朝她伸手,“热水壶给我,我去打水。”

打完水,回到病房里,陆母看着同进同出的小夫妻,笑眯眯地朝他们丢了一个重磅,“阿汴,时间不早了,亲家母也要休息了,我也要回去,正好顺路送你们去婚房。”

乔桥闻言心里咯噔一声,一脸生无可恋地朝陆汴看过去,这人真是料事如神,这都能被他猜到。

半个小时后,南城一环最大的富人区,半湖林苑。

黑色劳斯莱斯幻影缓缓停了下来,乔桥从车上下来,抬头看着这片豪华的富人区,免不了心生感慨。

这里设计以小高层为主,每栋只有十五楼,每个楼层只有一户。

他们婚房是宽敞明亮的复式,楼上楼下一目了然,白色的欧式装潢,大气又不失华丽。

陆母走进去屋子里,转了一圈,拉着乔桥的手愧疚道:“因为你们当初结婚太急,所以没有来得及选址,就临阵磨枪买了这里,本来想着你们婚后再重新挑选住址,没想到你们一个比一个忙,先凑合着住一阵子,等北郊那边的小别墅装修完了,再挑个黄道吉日搬过去。”

乔桥:“… …”

果然,神豪的世界,她这种普通人是不可能懂的。

陆母叹了口气,心疼道:“乔桥,这两年你辛苦了,肯定阿汴那臭小子不开窍,把你气走了,整天就只知道工作工作,每次看到他伏案工作到半夜,我气得差点冲上去甩几巴掌,把他打醒。”

“呃… …”乔桥满头黑线,陆母今年五十六岁了,可是性子直爽冲动,有时还像个小女生,还真让人挺担心的。

“妈,其实,这不怪陆汴,是我太任性硬要出国留学……这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

乔桥决定老实认错。

他们夫妻分隔两地两年,这在陆家可是大事,这么大一个黑锅,无端端的被陆汴背了,乔桥也于心不忍。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目录
收藏
书评
作品详情
首页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