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与木结缘

“小树姐姐,小树姐姐快来看呀!”清亮的童声让木小树恍然回过神。

“姐姐你快看,我捡了好多珍珠呢!”那童声已凑近跟前。这是个十岁大小的小男孩,皮肤被阳光和海水包浆成发亮的小麦色,赤着脚丫,骄傲地捧高掌心大大小小的蚌贝。

木小树满足小孩的心思,笑道,“泽泽好厉害呀!”

唤作木泽的小男孩满足得笑眯了眼,拉着木小树就要给她剥珍珠。

木小树笑着摸了摸他的头,眼前这个小淘气肯定是偷偷跟自己出来的。“这蚌还小,快放回海里去,你出来这么久,娘亲该担心了。”

小男孩显然不想舍弃自己的劳动成果,最终还是瘪了瘪嘴,“好吧。”

木小树满意地捏了捏木泽的脸,“真乖!”

 

这里约摸是位于大陆边缘的一个小渔村,环境优美物资丰富。只是消息闭塞与外界不甚相通,好在村民们有代代相传的打渔手艺,自给自足的生活倒也过得怡然自得。

就是这样一个小渔村里的一户木姓人家,救了一年前不知道从哪片水域漂来的,昏迷的木小树。

她整整昏迷五天,在木家人都商量着准备后事的时候,她忽地就睁开了眼。

没醒之前,她像是陷入一个冗长的梦。她光着脚,走在下着红色飘雪的诡异世界里。恣肆洒落的红,一触到地面便干枯变成黑色,自己脚下踩过的地方,却开出一朵朵白色的光莲。

这时,有一枝五瓣莲花,不知何处而来,就这样悠悠飘至眼前。说是莲花,却只有五瓣,红花金蕊,这种不曾见过的奇妙搭配有着令人惊诧的美。

几乎是毫不犹豫抬手。就在手指触屏到金莲的一瞬,一种奇异的疼痛电击一般席卷全身。待到疼痛散尽再醒过来时,自己已经坐在从未见过的木床上,周遭一片全然陌生。

接下来的日子,便是被这木家人收留,取名木小树,以木泽姐姐的身份,在这个小渔村生活了下来。

这一住就是一年了,一年来,其实已经回想不起当初醒来是怎样的心情了。

 

这日,村里的大人们又结伴出海打渔了,木小树依然是留下来看家。

在木小树坐在门口的小板凳上发呆的时候,一个熟悉带着焦急的声音传了过来,抬头看到远远看到有个少妇向她匆匆跑来,“小树,你看到泽泽没有?”

“不曾回来,木姨,怎么了?”木姨,便是收留她的木家的女主人。

听到小树这样回答,被唤作木姨的少妇面色霎时变白,萎坐到了地上嘴里喃喃,这可如何是好,这可如何是好啊。

木小树才觉事态严重,连忙扶起少妇,“木姨快给我说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事情是这样的。

如往常一样,大人们带着木泽,还有几个也到了学打渔年纪的孩子出海。

一路上几个孩子闹腾着追追打打,大人们也没往心上去,不料到了海边,竟发现少了木泽,追问那几个孩子,谁都是睁大了无辜的眼,摇头说不知道。

起初还以为是孩子贪玩,自己跑开了或是回家了,不知是谁插了一句,这是今年的七月了吧。大人们都不约而同猛然想起了什么,连忙收好了渔具,带了孩子们就往回赶。

往回赶的大人们,赶紧找到了在村里集市卖藤鞋的木泽他娘。面色迟疑,几番停顿,才说出了口。

木泽他娘,怕是……到了七月的那个时候了。唤作木泽他娘的少妇恍然意识到了什么,摊上的藤鞋也顾不上了,提起裙角就是往家的方向一路小跑,于是便有了开头那一幕。

那个时候?木小树心里犯了嘀咕,却也没往下问。她扶起少妇往屋里走,轻声劝慰:“不要急,定是泽泽淘气偷偷跑出去玩了,我这就去找找。”

木小树心里暗知肯定是出了大事,口头上还是先安慰好木姨。

出了门的木小树,想了想,就径直往今日出了海的,关系尚好的王家走去。

还没进门,就看到王家人围拢坐着,愁眉不展地讨论着什么,看到木小树前来,便是一脸愧疚起身。

看来自己找对人了,不待王家人开口,木小树便抢了声,“王大伯,如果你把我当做木家人,请你务必给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好吗?”

听了这话,王家人脸上竟不止是愧疚,眼神明显露出了恐惧。

为何会恐惧?木小树心下一咯噔,连忙催促,王大伯您快给我说说。

王大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才缓缓开口,那是在八年前的事了。

一天,有家小男孩在和其他小孩结伴玩耍后并没有及时回来,起初小男孩家里人也没有在意,只当是孩子贪玩,又另外结伴去了别处玩耍。

一直到晚上,小男孩还没有回来,大人察觉事情不对,忙着登门去问与自家孩子一起出门的小伙伴们,不料另外几个孩子纷纷一脸困惑,言词肯定,表示没有见过小男孩。

大家才都觉得这事出得蹊跷,因为村里好些人都在白天见到过包括小男孩在内一起玩耍的小孩们。

那晚,村里人把海边,山上,村里都寻了个遍,也没找到小男孩人影。大伙只得先劝慰了小男孩家人,这时太晚很多地方怕是不容易看真切,明日白天再仔细寻寻。

就这样恍恍一夜过去,第二天清早,小男孩家一打开门便发现有个身影横躺在门前,凑近蹲下身才发现不是别人,真是失踪了一夜的小男孩。只是躺在地上的小男孩,双眼紧闭,嘴唇发灰,面色一片青蒙,整个人浑身上下感受不到一丝活气。

小男孩家人一见这情况也是吓呆了,半饷反应过来才七手八脚把孩子抱进屋内,一边往外跑去通知村里人。

很快,听到消息的人都陆续赶到了小男孩家,见到小男孩的状况后也都是惊住了。最后还是几个见过大场面的长辈打破了沉寂悲痛的气氛,提出先检查下小男孩身体,看是否伤到哪里。

不料全身上下并无任何受伤,仔细检查中,唯有后颈处多了一处奇怪的红色符印,符印呈三角状,三角中间细密写满了奇特的符号的小字。这血色符印就如同长在皮肤下的一般,如何大力揩擦都没有变化。

这……怕是中了咒!这话一出,室内顿时嘈杂开来,大家也不禁碎碎细语。

虽说内陆能人灵士无数,可像这样多年来几乎与世隔绝的小渔村,何来懂得下咒施法之人?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目录
收藏
书评
作品详情
首页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