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五年前我们见过

车子很快就到市立医院,林桑去楼上做检查,楼音没受伤不过手背有道划痕去做了个简单处理。

上好药出来她就急着去见林桑,乘电梯上楼意外的撞见等电梯的傅明庭。

冰冷的白炽灯落在傅明庭身上更衬得他风姿清隽独具,只是不同于刚才在看楼音时眉眼润润雅致犹如清风霁月。

“去哪儿?”语调很轻夹了丝夜色的静谧。

她从电梯出来看了眼,“傅叔叔。”

“叔叔?”

他回味这这两字也不说清是个滋味,他可记得以前这小东西以前可不是这么叫他的。

楼音薄唇抿了抿看向他,“您,您是爸爸战友是长辈所以……”

他弯唇轻哂,一个笑容晃得楼音微怔。

“我刚从楼上下来还在检查,医生让我们不要去打扰。”

“嗯。”

两人先到病房,楼音自觉去沙发坐下,傅明庭倒了杯温水过来也没避讳挨着楼音坐下。

她不敢看只能用余光打量,身旁沙发深陷那一刻她就开始紧张。

“是不是吓着了,喝点热水。”

“谢,谢谢。”

玻璃杯冒着热气,水波润着他指尖显得越发好看。

楼音多看了两眼,接杯的动作也很小心,尽量避免跟傅明庭有任何接触。

水很暖她也很渴只喝了口,就听旁边低沉酥麻的音调,“音儿,不记得我了吧。”

一个愣神被呛着下一秒猛咳起来。她咳得急,小脸迅速蹿红。

叫她小名的人不少,以前没觉得不妥可现在却莫名的心里发慌,耳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红。

“慢点喝不着急。”

他哂笑下,靠过来体贴帮着顺气,她发软的身体顿时僵硬左顾右盼不知道怎么办。

傅明庭有心逗她倒也克制,看着她缓过劲儿就收手。

“五年前我们见过音儿。”

五年前楼白意外身亡来参加葬礼的人不少,其中有一拨尤为记忆深刻就是楼白当兵时的战友。

个个都是松枝绿的军装,英姿挺拔立如白杨坚挺。

她扭头看来带着疑惑细细打量,傅明庭的脸是她见过里最最好看的可是怎么就一点印象没有。

楼音回忆得很卖力模样娇憨可爱,傅明庭稍显认真的表情顿时破攻弯唇一笑彷如清风朗月。

他这样一笑,深邃黑眸就亮开灿若星河。

傅明庭轻轻的笑声让她红了脸,余光一瞥傅明庭正微微偏头,眸色幽深意味深长的再看她。

她急忙把目光挪向旁边,“对,对不起,我没能回想起来。”

他大掌落下揉着小脑袋似有若无的摩挲过耳郭,面色雅致温润,“无碍,可以慢慢想。”

她刚想躲傅明庭已经收手,有占便宜的嫌疑,却次次克制这个分寸处理得当叫楼音一丝不敢乱想。

傅家人擅谋略,尚攻心一点不假。

他又端坐着刚巧有电话来,看了眼来电起身踱步到窗边,抬手拨开窗帘,“是我。”

“林桑和楼音没事吧。”

“无事。”

老太太松了口气,今天是楼白忌日这个时间点原本就敏感,临近傍晚又接到林桑电话她心知这事不简单。林桑躲了傅家五年,从楼白过世她就抗拒跟傅家有任何接触,这五年中她不止一次拒绝傅家伸出的橄榄枝像多瘟神一样。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目录
收藏
书评
作品详情
首页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