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从天堂跌落地狱

“不要……”

颜沫猛地睁开了眼睛,额上冷汗淋漓。

她沉默了片刻揉了揉脑袋,无奈叹了口气,一脸无语。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两年居然做同一个噩梦,梦中的场景每次都是一样的,她居然被一个陌生的男人强了。

天晓得她整颗心都给了厉北承,纵然追求者众多却一直为那人守身如玉,清清白白的很,居然会做这种奇怪的梦真是让人琢磨不透。

而在套房里的厉北承睡的也不是很好,梦中各种场景交替出现。

“北承哥哥我不要你离开。”

“北承哥哥救我……”

“唔,不要,你这是强奸,我要告你……”

半个小时后,厉北承也同样从梦中惊醒。

“沫儿。”

他狼狈的坐了起来,脑海里是挥之不去的两个场景,一个是他小时候跟小泡沫在一起的场景,一个便是两年前那场意外……

一夜无眠,厉北承抱着那张老照片熬了一夜,眼底下有明显的乌青。

倒是颜沫缩在门外睡的香甜,为了守住心中的这位男神,颜大小姐也是拼了。

早上七点,套房的门打开,斜靠在门口的颜沫一脑袋摔在了地上。

厉北承漠然的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开,长腿一迈,步伐稳健。

“北承哥哥等等我。”

颜沫反应过来快速的跟了上去,在电梯即将的关闭的那一刻强行挤了进去。

“北承哥哥,你今晚有空吗,我想……”

“没空。”

“可是我……”

“闭嘴!”

厉北承厌恶极了她的吵闹,一个凌厉的眼神扫过去,颜沫到底是老实的闭嘴了。

电梯直达一层,颜沫低着头没敢再吭声,在他面前总是习惯了卑微与讨好。

出电梯的时候,颜沫的手机响了起来。

“喂,我是……”

“你说什么?”

下一刻,颜沫清秀的小脸瞬间变得惨白不已,她发了疯似的跑出酒店,不顾交通规则开着自己的跑车夺路而逃。

刚刚走出酒店的厉北承看到她慌张的身影眉头皱了皱,心里似乎有什么异样的感觉闪过。

颜沫赶到医院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父母被推到了太平间,哥哥进了重症监护室。

一场车祸让她家破人亡,也让她从颜氏集团的千金变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儿,从天堂跌落地狱的感觉不是亲身体会过的人永远不知那是怎样一种绝望。

颜家家大业大,颜沫的父母掌握着颜氏集团的大权,如今父母双双出事,作为继承人的哥哥也一直昏迷不醒,颜家长房就剩了她一个孤女。

二叔一家虎视眈眈不安好心,奶奶偏向二叔,因此颜沫父母的葬礼都没大办,三天内搞定了所有的事。

而父母尸骨未寒,二叔便起了争夺家产的心思。

颜家别墅客厅内,该来的不该来的全都到了,浩浩荡荡有二三十人。

颜沫一身黑裙面无表情的坐在那,所有人都围在她身边,那眼神恨不得能将她吃了。

短短三天,巨大的打击已经足以让一个人改变了。

“公司里的股权是爸妈留给我的,我不会签转让书的。”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目录
收藏
书评
作品详情
首页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