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失去爷爷

北城,一处安静又奢侈的私人养胎中心。

叶北月的羊水破了,正等着进产房。

负责照顾她的两名护士,紧张地围在她左右。

好一会儿,这层楼的电梯门打开,一名中年男人和两名穿着黑色衣服的保镖紧张地走了过来。

那中年男人礼貌地对她说:“叶小姐,答应给您的报酬已经付了一半了,这是转账记录,您看看。”

叶北月拿到手里看了一眼,整整五百万,到达的账户是她的爸爸叶志鹤的账户。

中年男人笑着问:“现在您可以进产房了吗?”

肚子正在阵痛,叶北月拧了拧眉。

中年男人忙说道:“您放心,只要孩子一落地,另外五百万,我们会立刻打入您父亲的账户。”

叶北月摸了摸大肚皮,爽快地走进了产房。

……

叶北月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了。

对方有提供售后服务,把她转移到了月子中心,这里有最好的月子服务。

看着自己空瘪瘪的肚皮,身体也像被掏空了一样,浑身都不是滋味。

门外有别家婴儿的哭声传来,叶北月揉了一把眼睛,然后拿起床头的手机,给爸爸叶志鹤打了电话过去。

电话很快接通。

她当即就问:“爸爸,一千万已经到您的账户上了,应该可以还大哥欠的赌债了,我能见爷爷了吗?”

“叶北月你这个小贱货,爷爷早就被你气死了!”

叶北月立刻坐了起来。

电话那头,叶俏嘲讽地笑了了声,“别以为我们不知道这一千万你是怎么得来的。不就是天天给男人陪睡嘛?我们叶家可是清流世家!三个月前,爷爷知道你被人包养之后就活活被你给气死了!所以你以后也别回来了!”

“我没有被包……”

不等她话说完,电话忽然就被挂断了。

她掀开被子,直往外跑。

门外的护士急忙地拽住她,“叶小姐您要去哪儿?外面正下大雨呢,您才生完孩子要好好休息,不能出去!”

叶北月哪里能听进去她们的话,用力地把她们推开,疯狂地跑了出去。

外面雷声轰鸣,倾盆大雨不停地冲刷地面。

等她来到位于市区的叶家门外时,浑身上下已经被雨水打湿透了。

她不停地敲打大门。

有保姆进去汇报,不一会儿,穿着一身桃红色公主裙的叶俏就在保姆的陪同下走了出来。

“叶北月,你还真有脸回来啊你?”

叶北月吸了口冷气,冷冷地问:“爷爷在哪儿?”

“当然是被你气死了!”她冷哼了声,满不在意地说道:“他死活要回老家那个从小把你养到大的鸟不拉屎的破地方,现在坟头上估计已经长满草了吧。”

叶北月攥紧了拳头,“为什么不告诉我?”

这吼声才落下,她肩头就被狠狠推了一把。

扑通——

她狠狠摔在了地上,躺在了水坑里。

豆大的雨点不停地往她脸上和身上砸。

叶俏还不解气,又走到她跟前,抬起穿着高跟鞋的脚,往她的脸上踩。

钻心的痛感袭来,叶北月瘫在地上,有些喘不过气来。

“你这个贱人?竟然敢吼我?”叶俏又狠狠地踹了她好几脚。

叶北月没有力气站起来,只觉得浑身冷得颤抖。

叶俏看她这样,越看越兴奋。

然后又来到她跟前蹲下,捏住她的脸,长长的手指甲往她脸上的皮肉里钻。

“你就跟你妈那个贱人一样不要脸!”她往叶北月的脸上吐口水,“以前你别想踏进我家的门,以后你更别想。就算你卖掉自己给我哥还了赌债,也休想进来玷污我们家!就你这种人,只配给男人当下贱的玩物!”

叶北月拧眉看向她。

雨水落在她的眼睛上,遮住了她眼底的红润,也遮住了她眼底的恨意。

叶俏又把她的脸往水坑里摁了几下,然后才起身进了大门。

大门重新合上,留给叶北月的只有砸在脸上的冰冷雨水。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目录
收藏
书评
作品详情
首页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