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做我的女人

九月底,秋老虎肆虐,烈日炙烤着大地。

一身素白长裙的温檀轻蹙眉头不安地在一栋别墅前徘徊着,别墅的雕花铁门在烈日下散发着深幽冷冽的光芒,跟这座别墅的主人一样,让人胆寒却步。

别墅的主人是魏承东,也她养母温慕仪的继子。

传闻他手段狠辣冷酷无情,掌管魏氏短短几年的时间就缔造了魏氏的商业神话。

所有人都以为,魏氏以后就是魏承东的了。

可不知道为什么,前几天魏老先生临终的时候却将魏氏交给了她养母温慕仪的儿子、今年才十六岁的魏承翰,一直为魏氏兢兢业业的魏承东瞬间成了整个江城的笑话。

温檀对这些豪门恩怨并没有兴趣,以及温慕仪再嫁之后她没有随温慕仪一起去魏家生活,所以知道的详情也不多。

今天她去魏宅看望养母温慕仪,结果一进门就看到温慕仪晕倒在地。

旁边是一封魏承翰离家出走的信,上面写着他没有能力继承公司所以只能以这样的方式离开。

被送进医院的温慕仪醒来之后哭着拜托她来找魏承东,请魏承东动用他的人脉帮忙找魏承翰,也请魏承东回去管理公司。

温檀不认为自己能帮上忙,她跟高高在上神秘莫测的魏承东完全不熟。

可温慕仪这副样子,她也只能应了下来。

好不容易等到黑色的宾利在别墅门口停下,身材高大神色冷峻的男人从车上下来。

温檀连忙跑了过去,小心翼翼地喊人:“魏先生——”

外出归来的魏承东边慢条斯理地系着自己的西装扣子边眯眼看着拦住自己的人,他继母温慕仪的养女,温檀。

一如几年前他曾经见过的那副样子,冰肌玉骨,白璧无瑕。

许是喝了点酒的缘故,又许是最近心情不爽的缘故,魏承东觉得身体内有团火在烧,系好扣子之后他单手抄着裤袋漠然开口:“有事?”

被他极具压迫力的视线盯着的温檀努力压下心底那些汹涌的颤意试探着轻声开口:“承翰失踪了,温姨进了医院……”

魏承东没说话,但脸色很明显地阴沉了几分。

他身边的人都知道,现在那对母子是他的禁忌,谁在他面前提他们谁就是找死,她是活腻了吗?

温檀不是感受不到魏承东的森森寒意,但她还是硬着头皮继续开了口:“温姨想拜托您帮忙找找承翰,还有,温姨还拜托您回去继续管理公司,她说她跟承翰从来都没有想过要魏氏——”

她的话刚说到这里就被魏承东冷笑了一声给打断了:“现在整个魏氏都将是他们母子的了,她还说她从来没想过?”

温檀摇着头急急忙忙解释:“这真的是一场误会,如果温姨知道魏老先生会立这样的遗嘱的话,她肯定早就劝魏老先生了。”

她从小被温慕仪养大,最清楚温慕仪的性子了,绝对不是那种别有用心的人。

“在我心里,现在的结局就是她温慕仪吹耳旁风的结果。”魏承东的语气冷漠至极,“至于魏承翰,是死是活跟我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话音落下之后魏承东迈步就打算走人,温檀情急之下抓住了他的衣袖低声哀求着:“魏先生,求求您帮帮温姨吧,她真的走投无路了……”

魏承东冷眼瞥了一眼自己被她拉住的衣袖,视线落在她白皙柔美的面容上,唇角忍不住勾起一抹邪肆的笑:“这么护着他们母子?”

温檀还未说什么,就听魏承东忽而又开口:“我可以帮他们,但是我有个条件。”

温檀欣喜抬眸:“什么条件?”

魏承东微微俯身凑近她,拇指指腹抚上她的脸颊:“你,做我的女人。”

温檀愕然僵在那里:“什么?”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目录
收藏
书评
作品详情
首页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