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肖想是种罪

魔宫。

“父皇,儿臣觉得,还是同九弟一同操办婚事较好。”魔族太子洛荧气宇轩昂,眉宇之间全是朝气,他站起身,身高得有一米九,穿着一袭玄衣,继续说道:“正所谓,双喜临门。”

话音未落,他的余光扫向畏畏缩缩站在一旁的瘦弱男子,他低着头,怯懦无比。

洛荧满是轻蔑。

“也行,白久的年纪也不小了,办桩喜事也能冲冲晦气。”魔王沉声说:“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办吧。”

洛荧嘴角一勾:“儿臣领命。”

魔族人人皆知,魔族九殿下身患重疾,药石无医,莫说官家的小姐,就连村妇,都不愿意嫁给一个病秧子。在魔族太子洛荧被魔王赐婚之后,他向魔王提了这么一个建议。

一时之间,魔族中未出阁的女性纷纷闭紧大门,生怕被洛荧安排给白久。

“殿下,打算把谁安排给九殿下?”

洛荧将折扇一收,他嘴角微微勾起,眼中全是冷酷,抬脚就走:“烟花之地的女子配一个药罐子,岂不是绝配?”

烟花之地有一女子,名叫夙月,缠洛荧缠的紧,因一次意外的相遇,便认定是一见钟情,嚷嚷着非洛荧不嫁,凡见到,必表忠心说明爱意然后投怀送抱明送秋波。

日子不算短了,洛荧觉得,应该给这个叫夙月的姑娘回应了。

烟花之地是一条街,整条街上在白日,都闭门谢客,而洛荧进门,则大摇大摆,无需顾及规矩。

夙月相貌极美,艳丽无比,如同雪天一片白中出现的渲染的红,她对人不设防,旁人进入她的房间,她都察觉不到,依旧睡得深沉,洛荧端起茶杯,然后重重的往桌子上一放。

声音清脆,夙月猛地惊醒。

“我莫不是在做梦?”夙月眼中朦胧,她抱着被子一脸不可置信:“我梦中的情郎,居然真的出现在我的眼前。”

洛荧:“……”

鸡皮疙瘩都掉一地。

夙月这人,美是美,但是脑子不太好使,她特别浮夸,浮夸到就连洛荧这种浮夸的人,都受不了。就比如现在,她的高兴溢于言表,恨不得要立刻跳支舞来释放兴奋地情绪。

洛荧怀疑这女人脑子有病,被神经病缠上,让人头疼。

“夙月,最近这些日子,我被你的真情所打动,所以决定要娶你。”洛荧清了清嗓子,看到面前的少女直接呆愣住,想着肯定是高兴坏了:“你收拾收拾,等喜轿一来,你直接上去就行。”

夙月笑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她是真的开心。

她还不知道她之后会面对什么。

“殿下,其实这姑娘也没做什么,就只是喜欢您而已……”身旁的属下小声说道,见夙月没心没肺的,动了恻隐之心。

“一介烟花之地的女子,能嫁给魔族殿下就已经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洛荧起身,声音带着两分轻蔑:“不过,就算修了八百辈子的福气,也不能妄想嫁给我。”

也只配嫁给个废物。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目录
收藏
书评
作品详情
首页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