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错嫁九殿下

两日后,夜晚。

面前的男人身穿火红的喜服,眼角下垂,模样清秀,皮肤白皙,双眸清澈,气质净如兰,看到夙月时,他瞳孔微微收缩,后退了半步。

当盖头被挑起的时候,夙月才知道,她嫁错了人。

“你是谁?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夙月脸色一变。

“白久。”少年说。

今日,魔族两位皇子同时成婚,一位是权倾朝野的太子殿下洛荧,一位则是不受宠,身体还常常抱恙的九殿下白久,夙月原本是要嫁给洛荧的。

为了嫁给洛荧,夙月可以说是费劲了心思。

强行偶遇,绞尽脑汁的制造巧合,努力在洛荧面前刷存在感,历经三个月,洛荧终于愿意娶自己了。

可怎么会嫁错人呢……

“不行,我得换回来。”

将沉重的头饰摘掉,夙月临走前看了一眼直愣愣站着的白久:“不一起吗?”

白久扯扯唇角,露出的笑容满是苦涩,他太瘦了,锁骨都能养鱼了:“不了,和谁成婚都是一样的。”

夙月明白身为皇族的无奈,她同情的拍了拍白久的肩膀:“话是那么说没错,但是挑挑,找个顺眼的,也不错,你放心,我肯定把你媳妇给你换回来。”

夙月连夜赶到太子殿,灯火通明,惹眼的服装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看到夙月,奴才们才意识到新娘已经换了,连忙通知洛荧,洛荧没出面,让管家将夙月直接带到了寝殿。

门里,娇笑声不断,门外,夙月听红了脸。

“阿荧,是我。”夙月捏着嗓子,柔声说道。

娇笑声停止了,半晌后,门开了,洛荧的身材很棒,他披着外衣,怀里搂着别人的新娘,眼底冰冷,一脸戏谑。

“弟妹此时不与我九弟洞房,来找我做什么?”

“??”夙月的表情挂不住了,开始崩坏:“阿荧,你在说什么呢?你应该娶的人是我!”

“呵,白痴。”洛荧嘲讽一声:“我可是堂堂的魔族太子,就算是个侧妃的位置,也绝不是你一个烟花之地的女子能觊觎的。”

“想攀附权贵的心思,都写在脸上,恶心死了。”

“嫣儿是将军之女,与我身份也算匹配,而你,也就跟我那个废物九弟在一起吧,我看你们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都是同样让人作呕。”

……

如果不是因为洛荧的手里有自己想要的东西,夙月简直想把自己的鞋脱下来,塞到洛荧的嘴里。这个出言不逊,还玩弄感情的混蛋。

夙月低下头,眼里一片血红,她气的浑身发抖,殊不知在面前这对狗男女面前,她是在忍着泪装坚强。

“殿下,我冷,咱们回去吧。”嫣儿得意的勾动唇角,挑衅的躺在洛荧的怀里,洛荧揽过嫣儿的肩头,转身回了房。

砰的一声,门被关的严实,夙月就像个笑话一样。

她被耍了。

从一开始,洛荧就已经洞悉了夙月的想法,却不做声,直到今天,给了夙月迎头一击。

房间内,嫣儿问:“殿下,您很讨厌她吗?”

“一个给我弟冲喜的蠢货而已。”洛荧的语气中满是轻蔑:“但是,够烦人的,所以让她付出了点儿代价。”

夙月听的真切,她的双拳紧了紧。

此时,夙月想把门拆下来,然后冲进屋内,将这对狗男女揍个一百次出气。可是,为了洛荧手里的东西,夙月绝对不能跟洛荧撕破脸皮。

“跟我回去吧。”白久将刚才的一切都看在了眼里,他将外衣披在了夙月的肩膀上,安慰夙月:“现在天色已经很晚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吧。”

“你不是不来吗?”夙月紧了紧衣服。

“担心你。”白久看向夙月,目光温柔如水,他的声音很好听,不是成年男人那种有磁性的好听,而是干净:“我比你要了解洛荧。”

夙月也明白了,原来她一直觉得走的稳妥的这条路,一开始就是不通的。蠢货太子一点都不蠢,还把自诩聪明小机灵鬼的夙月给摆了一道。

夙月像条咸鱼一样趴在床上,气的直磨牙。

“我去书房睡,明早咱们一起去魔王殿,到时候你再把这件事跟父皇说吧,我觉得……父皇应该能理解你的。”白久要走,夙月立刻鲤鱼打挺,将刚才白久给她披上的外套递了过去:“你多穿点吧,外面冷。”

白久笑着接过外套,点了点头,一脚踏出门时,女子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这件事不必与魔王说了,反正结果也不会被改变。”

太子深受魔王的宠爱,这件事,先不说魔王事先知道与否,就算是魔王不知道,只怕知道了之后,还得反过来助纣为虐,要知道帝王从来都是不讲道理的。

白久本就不惹魔王喜欢。

“好。”白久眸色一动,眼中含笑。

翌日清晨,夙月很早就醒了,天色灰蒙蒙,好似要下雨,她去书房找白久,门紧闭着,门外等了一刻钟,秋天的风是入骨的凉,夙月穿着薄裙实在遭不住,试着推一下门,门开了,屋子里满是药味,白久正趴在书桌上,未醒。

“怎么把衣服掉到了废纸篓里……”夙月看这件儿衣服眼熟,突然之间想起是昨晚白久披在自己肩上的那件,暗笑白久这个人粗心大意,睡着了连衣服掉到了脚边的废纸篓里都不知道,她捡起,拍了拍衣服上的土,挂在了椅背上。时间差不多了,若是此时再不起,进宫面圣一定会迟到。

“咳咳。”听到夙月的轻唤,白久这时才悠悠醒来,他身子极为不好,又在书桌上趴了一夜,掩嘴轻咳两声,原本就没有血色的小脸显得更加苍白了。夙月抿了抿薄唇:“怪我,昨晚应该让你睡床的。”

夙月的眼里满是愧疚,她刚嫁给白久,还不想当小寡妇。

白久摇摇头:“不必,你是女子,身娇体弱,我一个大男人,怎能受你的照顾?你虽不愿嫁我,但毕竟进了我的门,既如此,我便拿你当妻子对待。”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目录
收藏
书评
作品详情
首页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