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让我吃蛋炒饭就是在骂我

从厨房里回来,夙月总算知道白久到底生活在一片怎样的境遇里了。

低贱的奴才居然都敢给主子的脸色看,真是贻笑大方。肚子饿了的夙月寻思怎么还不做午饭,去厨房看了看,发现好几个恶奴坐在一起聊天,看到夙月也不请安,夙月说明来意,其中一个奴才不情不愿的给夙月做了个蛋炒饭。

色泽黝黑,毫无食欲。

“爱吃就吃,不爱吃就拉倒。”有着三角眼刻薄相的奴才将蛋炒饭一摔,她看着夙月,冷笑一声:“还真把自己当主子了?一个烟花之地出来的下贱胚子,还不配吃我做的饭呢。”

在夙家,敢这样跟主子说话的奴才,都是要被拔掉舌头处死的。

白久还真是个仁慈的主子。

夙月眉眼极冷,她眼底含冰,上前一步,将说话的奴才嘴巴撬开塞进一颗药丸,那药丸极甜,入口即化,奴才扼住嗓子,止不住的干呕,在旁的众人都惊了,问:“你给阿莲喂了什么?”

夙月嘴角一勾,笑容甜美:“小糖豆。”才不是。

“我跟你们说啊,我这人呢,有两个缺点,第一个缺点就是脾气不好,你们谁要是敢惹我,我就打你们。”夙月一跳,坐在了桌子上,大大咧咧的翘起了二郎腿,她漫不经心的说:“而第二个呢,就是我特执着,惹我生气的人我不止打你们,我还要打死你们,不打死不罢休的那种。”

“……”众人沉默,被这套理论给震惊了。

“今天中午,我跟白久出去吃,晚饭,你们自己看着做,我不逼你们。”夙月从桌子上跳下来,动作利落。

不逼?

众人看着在一旁狂吐血的,据说是吃了‘小糖豆’的阿莲,默了。

夙月总算知道了,白久怎么会这么瘦弱,这一天天的吃这些猪食,怎么可能不瘦?

一回生二回熟,夙月动作豪迈的一脚踹开书房的门,白久看着摇摇欲坠的木门,脸色一黑,抬起头时,又是那副岁月静好的模样,变脸的速度快到以为刚才白久的烦躁只是错觉。

“走,我带你去吃饭。”

夙月意识到了,在这里,不,应该是在这世界上,白久能指望的上的人,只有她。白久瘦瘦弱弱的像个小怂包,就连奴才都敢在他头上作威作福,爹不疼娘不爱,真是个小可怜。

“不必了,我随便吃点就行了。”白久礼貌拒绝,可话音刚落,就被夙月从凳子上给拽了起来,后者颇有大姐大的气势,一把揽住白久的脖子:“跟我客气什么?都是兄弟。”

白久:“……”

白久被夙月强行拖到了街上,夙月来魔族的域内有小三个月了,可还是第一次逛街,人来人往,魔气涌动,夙月搓了搓身上的鸡皮疙瘩,寒气四起。魔族修炼魔功,可夙月不是魔族。

她修炼的功法,是最正统的,虽现在佩戴着玉器进行压制,可身为异能者的第六感,仍让她浑身不自在。

“你要带我去哪儿?”白久问。

“找个好点的酒楼吧。”昨天大婚,都没有来得及好好吃一顿,夙月左右看着,决定要找个有排面的酒楼:“诶,这家不错。”

刚过饭点,酒楼里没什么人,夙月找了个雅间。

“你吃什么?”夙月拿着菜单,问。

“都可以。”白久目光柔和:“不必照我的口味来。”

“啧啧,也是。”夙月翻着菜单,如同跟朋友一样随性说道:“就你殿里那几个厨子的水平,你出来吃什么不都是山珍海味嘛。”

“……”白久脸上的笑挂不住了。

两个人吃不了多少,夙月按照她的胃口和对白久胃口的估量,就点了九道菜而已。白久身体不好,夙月迁就他,点了好几道素菜,她看白久吃的很少,带着来自‘老母亲’的关怀。

“来,多吃点。”夙月给他夹菜。

白久的动作一顿,表情复杂,看着夙月夹过来的黄瓜,抿了抿唇瓣,而后放下了筷子,他实在吃不下去。

“夙月,其实你不必如此。”

“我没什么想法,真的。”白久心思敏感,夙月担心自己的关心会成为白久的负担,她连忙解释:“我就是觉得……你看你这么瘦,说话又慢条斯理的,长得又蛮清秀的,容易让我产生——母爱。”

母爱?

一瞬间,白久以为他听错了。

夙月没发现白久眼里的震惊,她还在为自己的措辞而沾沾自喜,她又一次的肯定了自己:“没错,就是母爱!”

以上对白久所有的友好行为,皆来自于十六岁少女的母爱。

脑海中有一根线嘎巴一声,断了,白久桌下的手攥了又攥,他抿了抿唇瓣,看着面前笑得一脸白痴还在大吃特吃的女孩,艰难的吞咽了下翻涌上心头的憋火,他低下头,死命的往嘴里扒拉饭。

该死的蠢女人。

“别光吃饭啊,多噎得慌,你喝点汤。”夙月真是操不完的心:“诶?我怎么没点汤?额,那你喝点菜汤?要是不嫌齁的话……”

“……我真是谢谢你了。”白久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话。

母爱。

呵呵,可真是好样儿的。

吃饱喝足,夙月擦了擦嘴角的油渍,看着白久:“走吧。”

“二位客官还没付钱呢。”跑堂的小二一直盯着夙月和白久,看他们要走,也不提付钱的事,脸色一沉,语气不满:“莫非是想吃霸王餐?”

白久看向夙月,谁料夙月居然一脸震惊的看向白久。

“你是九殿下,出门吃饭还要付钱?!”

“你买东西不付钱的吗?”白久满脸黑线。

“……”夙月表示,她在自己家那边儿,买东西还真从来不付钱,大部分都是夙家的产业,她干笑两声,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呵呵呵呵呵。”

“我来吧。”白久拿出了钱袋。

“切,还九殿下。”小二接过钱袋,嗤笑一声,根本不把白久的身份放在眼里,在魔族王贵中,没有实力的人,连平民都不如:“太子来了这儿,可以不付钱,但你九殿下不行。”

被小二奚落了一番,从酒楼里出来,夙月眨了眨眼。

“以后我跟你出来,会带钱的。”夙月再三保证。

“我带就可以了,你的钱就留着当私房钱吧。”白久觉得心累,但是他认为,有必要将这个人设继续保持下去,可他快笑不出来了:“咱们回去吧,我还有几页书没看完。”

“我跟你讲,读书没用。”夙月又开始胡说八道。

“圣人经,第五页第三句是什么。”白久问。

“以人为师,必先尊其道,守其行,望师……”夙月脱口而出,等她说到一半,一转头,看到白久正默默地看着她,眼睛黑的发亮,夙月嘿嘿一笑,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目录
收藏
书评
作品详情
首页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