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死都不爱你

“你不是想要吗?给你!”

“你以为和我结婚了我就会爱你了?你做梦!我死都不会爱你!”

天崩地裂,碎石滚动中,恶狠狠的语气再次飘荡在脑海,秦瑜记得自己曾费尽毕生力气,才将这两句将人心戳得稀巴烂的话在自己生命中淡化,可此刻这话又无比清晰的重现耳膜。

伴随着男人伤人的话语,她感觉到有双手正肆无忌惮的在她身上游移着,那触感清晰的直叫她头皮发麻!

这是怎么回事!

秦瑜陡然睁开双眼,却一眼对上那张熟悉又陌生眉眼,心底顿时掀起惊涛骇浪。

顾瑾?

这是年轻时候的顾瑾!

她怎么会又再次见到他!

秦瑜下意识将他一把用力推开,醉醺醺的男人站立不稳,一个踉跄,直接朝后倒在了地上。

男人俊朗的脸色熏红,眉头紧皱,眼睛紧阖着,薄唇微翘起,满脸都是干坏事未遂的不甘心和恼怒。

秦瑜还没想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就见熏醉中的男人又骤然睁开了又黑又亮的双眸、冲着她歪头抿唇笑,那笑容又痞又邪,直勾人心,他伸出修长手臂揽住她肩膀,低头凑过来,带着浓浓酒味的唇吐了几个字,“继续……”

“啪!”秦瑜想都没想,一个巴掌直接扇了过去。

男人被她打在地上,再次睡了过去。

……

“瑜丫儿,我的瑜丫儿你在哪里?”耳边传来一阵女人撕心裂肺的恸哭声。

这个声音让秦瑜狠狠打了一个激灵。

这是她娘的声音!

“瑜丫儿,我的瑜丫儿在这里!”沈红梅的声音带着喜极而泣的庆幸感。

秦瑜震惊的看着她娘沈红梅,还活着的沈红梅!

她娘沈红梅死于1977年的十月份。

那年,国家颁布恢复高考的消息,她丈夫顾瑾作为城市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第一批被批准回城参加高考。

只是,他走的时候,却没告诉他们任何一个人。

沈红梅得知了这个消息,准备了一堆土特产,拖着她去送顾瑾,抵达火车站时,刚好看到他正温情脉脉在抚摸给一个身着大红色女生的头发。

那个女人是谁,她没看清。

当时的她,只觉雷劈,身子完全站不稳。

沈红梅素来对顾瑾比秦瑜还好,不甘心的追过去问。

“阿姨,我不喜欢秦瑜。从头到尾都没喜欢过。”

“我是城市知识青年,我不可能呆在这里一辈子!我更不可能被一个村姑耽误一辈子。”

“我和秦瑜,一直都是她纠缠我!”

“离婚协议书,我已经签字,也和妇联主任打好了招呼,你们签字就可以。”

顾瑾凉薄的嘴唇一动一动,那么好看,声音那么好听,那些话却将人的心震得比地震时从屋顶掉落的瓦片还要稀碎。

火车开走了,带走顾瑾凉薄的背影和抚摸其他女人那双温柔的双手。

沈红梅不相信自己女婿是这样的人,追着火车跑,跑的过程中被一辆迎面而来的三轮车撞飞。

一口气没缓过来,到医院时候,她已经没有了呼吸。

那一天,她同时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

而此刻,这两个人却又活生生的出现在她面前。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目录
收藏
书评
作品详情
首页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