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重生那一年

所以……

她这是……

重生了?

她和顾瑾结婚后三天,灵溪公社隔壁的镇上发生强烈地震。

上辈子地震的时候,顾瑾正恶狠狠的欺负她。

而她现在,是真的重生了!

“瑜丫儿,你怎么哭了?你不要吓娘!”

秦瑜又惊又喜,紧紧将沈红梅抱在怀里,瞬间被失而复得的惊喜感填满,又是哭又是笑的道,“娘,对不起!娘,对不起!是女儿对不起你,以后女儿在也不会这样了!我们都好好活着,好好活着!都要好好活着!”

沈红梅极少被人这样紧抱,哪怕是自己亲闺女,她也有些不习惯,从秦瑜怀中挣脱出来,极为不好意思的道,“你这孩子!莫不是刚刚被吓着了,你哪里对不起娘?刚地震了,但地震的地方不是我们这,我们这没事。娘刚探了一下小顾,他也没事。没事了,没事了!”

沈红梅想着秦瑜这么反常,一定是这个地震被吓坏了,拍了拍她后背,道,“好了,咱们回家吧,娘刚刚真是担心死了,就怕你跟小顾乱跑,来,瑜丫儿,搭把手,咱们背小顾回去。”

秦瑜低头看了眼昏睡过去的顾瑾,眉头紧皱,她现在真想放他在这儿自生自灭,可明显她娘是不会同意的,而且她也没有正当的理由,只能跟她娘背着顾瑾回去了。

一路残桓破壁,暗灰色土砖砌成的倾倒的墙面上,秦瑜看到很多一直埋在记忆深处的东西。

“为人民服务。”

“打到反动资本主义。”

无数红色星星围绕在这些字上。

回到屋子里。

看着因长年风吹日晒而将墙角侵蚀的的土屋,年代久远掉了漆的桌子上,摆放着一个用星星围绕的水杯,桌子边上的凳子上放着一个绿色背包。

窗户上贴着被风吹得有些撕烂的大囍字。

这是她的家。

极为简陋的家。

一间大堂屋,三间屋子,娘住一间,她阿奶住一间,她和顾瑾结婚后住一间。

家里有的家具是她阿奶嫁过来时候的嫁妆,她娘的嫁妆。

她结婚时候,家里条件特别差,只做了一张床,屋子里的桌子是从她娘那边搬过来的。

婚床上摆放着崭新的婚庆被袄,被袄上的牡丹花绽放得的极为亮眼喜庆,秦瑜却只觉得很是讽刺。

“你们一定吓坏了。娘给你们弄点鸡蛋吃吃,你去看着小顾!”沈春梅见秦瑜哭得眼睛红姐通通的,将顾瑾轻轻放在床上,又心疼又无助。

顾瑾喝酒醉了,一直没醒。

“娘,你和阿婆也受惊了。不要特意给我们准备。给他吃了……”也是浪费!

家里条件不好,养了两只母鸡,这些天就只捡了2个鸡蛋,沈红梅自己不吃,却要留给顾瑾吃。

她娘对他这么好,他却害死她娘!

秦瑜想起来都觉得愤怒。

“那怎么成?”沈红梅固执的道,“你们青年人要挣工分,不多吃点,怎么行?”

“就因为我们是青年人,年轻力壮,娘,你若是真是给他弄点什么,那就弄点醒酒汤来了。”秦瑜记得上辈子所有的事,却不忍心和沈红梅说。

她娘不能受刺激。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目录
收藏
书评
作品详情
首页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