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脸都不要了

唐苏胃里疼得越来越厉害,她用力吸了一口气,才重新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真相是林念念用奶奶的命威胁我离开你,她还残忍地杀死了奶奶,是她一直在害……”

“咔!”

唐苏脖子骤然一疼,陆淮左那骨节分明的大手,死死地掐在她的脖子上,她剩下的话都被卡了回去。

“唐苏,谁许你往念念身上泼脏水?四年前,我被你雇凶撞断腿后,若不是念念付出那么惨重的代价为我治病,我现在,不过是一个残废!”

“你呢?唐苏,那时候你在做什么?你在跟景灏上床!”

“我没有!”

唐苏用力摇头,“阿左,我和景灏之间什么都没有,是林念念故意陷害我!我也没有雇凶撞断你的腿,是林念念……”

“够了!”生冷地将唐苏的话打断,陆淮左那张如同精工雕琢一般的俊脸上,刺骨寒凉,“唐苏,你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信!”

唐苏没有再继续争辩,若他不信,她所谓的解释,不过就是自取其辱罢了。

用力按了下疼得要死的肚子,唐苏有些艰难地开口,“阿左,我前几天带小深去检查,他现在情况很不好,你能不能借给我钱?”

“对,忘给钱了。”陆淮左勾唇,因为笑意没有达到眼底,他这一抹笑,看上去格外残忍。

他放开唐苏的脖子,从皮夹中抽出两张百元大钞,狠狠砸在她脸上,“一次一百,高抬你了!”

唐苏难过得心口仿佛要裂开,但她还是小心翼翼地捡起了落在地上的两张百元大钞。

姿态低微,跟母狗一样。

唐苏将那两张百元大钞放在一旁的钱夹里,收好。两百块也是钱,陆淮左为了羞辱她,几乎阻断了她所有的经济来源,他给的每一分钱,都是小深的救命钱。

放好钱后,她小心翼翼开口,“阿左,你借给我五十万好不好?我一定会想办法尽快还你的!阿左,求求你救救小深!”

“救那个野种?”陆淮左冷笑岑岑,眸光凛冽如刀,“唐苏,我的孩子被你残忍杀死,你和景灏的野种,凭什么还活着?我巴不得那个野种早死早投胎,又怎么会去救他!”

“不!小深不是野种!我没有打掉我们的孩子,小深是你的亲骨……”

“闭嘴!”陆淮左最后的一丝耐性都被耗尽,“唐苏,若你再把那个野种往我头上赖,我不介意亲自送他上路!”

亲自送他上路……

唐苏忽而就没有了继续向陆淮左开口借钱的力气,其实就算借,也借不出来的。

她只能使劲咬了下唇,将尊严彻底丢进尘埃里。

“阿左,两百块太少了,环肥燕瘦最便宜的小姐,一次都得一千块,今天晚上,我们做了两次,你最少也得给我两千块。”

“呵!”

菲薄的唇动了动,冰冷低沉的凉笑声溢出,周围寒寂寸草不生。

“唐苏,你为了那个野种,还真是脸都不要了!”

说完这话,陆淮左将厚厚一摞钱狠狠砸在唐苏脸上,他转身,没有半分留恋离开。

百元大钞锋利的边角,将唐苏的脸颊划破,她感觉不到疼,她只是想着,两千块,就算不够手术费,也够小深输一次血的钱了,这样,她的小深又能多活几天,挺好的。

至于脸……

这么奢侈的东西,哪有小深的性命更重要。

听到门外有脚步声,唐苏以为陆淮左心软了,又回来了,她连忙冲到门口,开门。

站在楼梯口的,不是陆淮左,是小深。

小深眸光深深地凝视着陆淮左离去的背影,小小的脸上写满了眷恋与难过。

他的手中紧紧地攥着一张纸,他的唇形无声地动了动,唐苏能看出来,他是喊了一声爸爸。

看到唐苏,小深连忙将手中的纸藏到了身后,他那苍白的小脸上挤出一抹纯真的笑容,“妈妈。”

“小深,对不起,是妈妈不好,妈妈知道你一直想要爸爸,可是妈妈……”

“妈妈,小深不需要爸爸。”小深轻轻抱住唐苏的胳膊,懂事得令人心疼。

“小深有妈妈就够了。我妈妈是世界上最好的妈妈。”

小深说完这话,身子忽然一僵,如同以往的无数次一样,倒在唐苏的怀中,一动不动。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目录
收藏
书评
作品详情
首页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