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毁灭的火光

深更半夜,赫家老宅。

一声枪响,打破了夜的宁静。

赫夕险险的躲了过去,没有发出半点声音,整个老宅不管是电路还是备用电路,都被她切断了,一片黑暗之中,对方也只能摸黑来找她。

赫婉音是真没想到,一直被她玩弄于掌心的赫夕,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竟然敢回来偷钱!

这让她有种莫名的兴奋感,于是她直接拉下防爆栓,将所有门窗封死,再让人去检修电路,自己则端着猎枪,打算和保镖一起,来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

“出来吧,姐姐,电路马上就要修好了,门窗也全部封死,你逃不掉的。”

赫夕躲在暗处,用仅剩的两根手指,微微发颤的摸出一根烟来,她没有抽,只是放在鼻端闻了一下,一双桃花眼眯着,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见她没有反应,赫婉音冷笑一声,表情更是鄙夷。

“你还真是可笑啊,就剩两根手指了,还想偷东西,我就算把金库的门打开,你又能拿多少?”

这也是她不把赫夕看在眼里的原因,只剩下右手拇指和中指的赫夕,连刀都拿不稳,能有多少威胁?

所以她毫不在意的继续刺激道。

“知道吗?其实搅断你手指的机器,是我找人弄坏的,不过你要是抢救及时的话,还是可以接回去的。”

“但怎么办呢?哥哥的病情突然恶化,你只能拿赔偿的钱去救他,然后选择切除手指——可你知道吗?哥哥病情会恶化,也是我做的……”

她说到这忍不住笑了起来,声音和表情都写满了得意。

“还有啊,你的企划案,是我让人偷的,你的小店铺,也是我让人砸的!只要我有钱有势,不管你想做什么,我都能让你做不成,看着你日复一日拖着残疾的身体,为哥哥的医药费苦苦挣扎,我好开心啊!”

她越说越兴奋,越说越激动,但眼前的黑暗没有给她任何回应,难道是她刺激得还不够?

赫婉音皱了皱眉,暗中推了身边的保镖一把,让他们扩大范围搜寻,而她自己,则继续放狠料刺激赫夕。

“至于你今天会来偷钱,也是为了哥哥吧?毕竟,他的手术已经不能再拖了,但你卖肾换来的钱,又被我派人偷走了。

听说你因为交不出手术费,在医院跪地磕头,苦苦哀求,想让他们先给哥哥动手术,但没人理你,那个时候,你是不是好绝望?”

“真想救哥哥的话,你再去卖肾啊,反正,你不是还有一个吗?”

眼泪无声的从脸颊滑落,或许是太痛了,赫夕终于忍不住开口。

“为什么,他曾经也是你哥哥!”

一听到声音,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小客厅,赫婉音咳了一声,让保镖先包抄过去。

这些保镖为她卖命多年,一下就明白了她的意图,而她自己则端着枪,慢悠悠的走了过去。

“因为我嫉妒啊,都是妹妹,为什么他要选择你?”

“还有你,既然我们小时候被抱错了,你就乖乖当一辈子平民不好吗?爸妈都死了你还回来做什么?就为了抢我的遗产吗?我的钱,也你是能动的?”

赫夕听到他们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倚着墙壁,嘶哑的笑了。

“明明是你抢了我的人生,还这么理直气壮,如果爸妈还在世,他们最后悔的,估计就是在发现抱错之后,没有把你送回去,而是选择收养你……像你这种贪婪恶毒的女人,果然是韩家人的骨血。”

“那又怎样?!”

赫婉音表情一变,几步朝赫夕的方向走去。

“反正是我赢了,你的钱都落到了我手里,我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还有金钱带来的一切权利!

倒是你,一辈子穷苦,走投无路还要来我手里来偷钱!果然贱人就是贱人,天生就会这种下三滥的勾当!”

她说完,人已经来到赫夕的面前,这个时候,只听“啪”的一声,电路恢复了,整个赫家老宅瞬间灯火通明,那光亮照亮了赫婉音还有她身边一干刽子手,也照亮了一身狼狈的赫夕。

角落里,赫夕抱着膝盖坐在地上,她浑身干瘦,灰扑扑的衣服上还沾着血渍,不仅如此,她裸露在外的双手,也只剩下两根手指。

赫婉音看着她狼狈凄惨的模样,摇了摇头,端起枪来。

“啧啧,你太可怜了,你这种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让我来赐你解脱吧!”

这时,赫夕竟然低笑起来,赫婉音皱了皱眉。

“你笑什么?!”

赫夕这才从臂弯里抬起头来,露出淌满泪水的脸。

“你知道吗?哥哥已经死了,他原本有机会活的,但就在前天上午,在我磕头求了那些人之后,他自杀了。”

赫婉音表情一变,然后赫夕继续说道。

“所以,我来这里,不是来偷钱的。”

她话音一落,在老宅的东边,突然传来爆炸的声音!那爆炸声很大,连带他们这边的玻璃都震碎了!

下一秒,一股天然气的味道四处飘散,赫婉音表情大变,不好,这是个陷阱!

震荡中,所有人都慌了,而第一声爆炸只是一个讯号,紧接着,接连不断的爆炸声,从东面一路炸了过来!整个三千多平的巨大豪宅从左到右,火光不断!

从外面看,这栋五层高的豪宅正在缓缓坍塌!这样的动静,注定所有人都无法离开!

赫婉音慌了,混乱中她丢了枪想从窗户逃走,可她忘了,门窗都被钢条封死,开关不在这里!

而这就是赫夕的目的,她已经潜入这座宅子两天了,准备好一切后,她就主动现身去金库晃了一圈,引赫婉音上钩。

她太了解赫婉音了,连她会有的反应,都算得一清二楚……

看着他们仓惶逃窜,赫夕在火光中起身,捡起了那把猎枪。

很快,爆炸来到她面前,站在窗边的赫婉音第一个被炸飞出去。

她带着不敢置信的眼神,被炸掉了半条腿,血肉模糊间,她还拼了命的往外爬,但没爬两步,就被赫夕挡住了去路。

她抬起头来,只能看到漆黑的枪口,再往上就看到赫夕用臂弯夹着枪,用一种诡异的端枪姿势,瞄准了她!

死亡的威胁让赫婉音不停的发抖,她哆哆嗦嗦的在说些什么,但赫夕一个字都没听进去,目光只从她着火的蚕丝睡袍上,落在了她手上偌大的鸽子蛋上。

烟熏过的嗓音,有种颓废的低哑。

“……用钱玩弄人的感觉很好是不是?还有这衣服,这豪宅,以及这些珠宝……”

“可惜这一切都是你偷得我的,我若是拿不回来,还可以毁掉。”

她说完,没有给赫婉音任何机会,就扣动了扳机。

只听砰的一声枪响,二楼金库也炸了!无数钞票带着火光席卷而来,纷纷扬扬的落在她们身上,就跟下雨一样。

在越来越密集的爆炸声中,赫夕丢了枪,一屁股坐在赫婉音的尸体上,用一张着火的钞票,点燃了自己最后一根烟。

深吸一口,她心里竟然没有干掉敌人的畅快感,有的,只是遗憾和懊恼。

可惜了,这些钱原本都是她的……别人用她的钱,蹉跎了她一辈子,想想,还真是憋屈。

如果能重来就好了,再来一次,她一定会守住自己的钱,守住自己的人,然后肆意畅快的、活一辈子。

如果…真的能重来就好了……

——轰隆——在一声最大的爆炸声中,整座老宅彻底坍塌,在火光的缝隙里,有黄金的液体融化淌出,彰显出这座老宅曾经的辉煌。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目录
收藏
书评
作品详情
首页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