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大心机女主

虽说沈香菱一出苦肉计,逃过了原著里戒尺打手心的情节,可她也没奢望过沈湛会一个字都不责备她。

她满满的心理建设,却在一炷香之后破功。

怎么沈湛一直都没开口责备她?

他在干嘛?

沈香菱偷偷将眼帘打开一丝缝隙,却刚巧对上一双深沉凌厉此刻却饱含复杂情绪的冰冷黑眸。

她赶紧重新闭上眼睛。

原著里沈湛可是相当暴戾,相当黑化的,没有人不怕长大后黑化的沈湛。

这一切都和沈湛的身世有关。

沈湛的母亲南宫夫人是个倾国倾城的大美女,从小就订了亲,长大后和未婚夫也就是当朝威武大将军成了亲。

结果,在成亲当晚,南宫夫人被掳走了。

威武大将军不动声色把整个国家找遍了,甚至找到了邻国去,却始终杳无音信。

一直到两年后,威武大将军才收到南宫夫人的一封密信,得知掳走南宫夫人,幽禁南宫夫人的,居然是皇帝!

而南宫夫人终于找到机会给威武大将军送密信,乃是因为她怀了龙种。她千方百计想打掉孩子,可皇帝却不分日夜派人盯着她,她根本没有机会。

看了信的威武大将军一口老血当场喷出,昏迷了几天几夜才醒。

等到威武大将军醒来时,南宫夫人已经临盆了。

南宫夫人,生了一个满头白发的男婴。

南宫夫人讥讽皇帝,惹了天怒,遭到天谴,才会让她生下怪胎。她甚至替怪胎取名司徒魅,意思是这孩子是司徒皇室的鬼魅。

皇帝勃然大怒,命侍卫将这满头白发的男婴丢到荒山狼群之中,让恶狼分食之。

结果,南宫夫人的妹妹,也就是沈香菱的母亲南宫霞得知后,悄悄去狼群之中将被丢弃的男婴救回,并替男婴改名沈湛,一同隐居在乡野之中,抚养沈湛长大。

在沈湛长大期间,南宫霞一直偷偷关注外界的消息。

在得知皇帝去世,太子继位,而威武大将军的夫人也‘疗养完毕’重新露面之后,南宫霞料定她姐姐已经回到了南宫府,这才带着沈湛,回到南宫府里说明沈湛的身世。

南宫霞怎么也没想到的是,她姐姐根本就不想认沈湛,还否认了一切。

之后她带着两个孩子离开南宫府后,便遭到了追杀。

杀手的目标就是沈湛。

好不容易逃出围追堵截的南宫霞替沈湛挡了一刀,撒手人寰,临终前将五岁的沈香菱托付给了沈湛,让沈湛一定要找到沈香菱的生父。

生父的遗弃,生母的追杀,姨母的惨死,令沈湛性情大变,从此彻底黑化。

后来的沈湛,杀了很多人,几乎是整个世界的公敌。

在大结局里,沈湛也是犯了众怒,被男女主集结正派围攻而死的。

就在沈香菱回想原著中关于沈湛的身世时,一只不算太温暖的手掌,轻轻放在了她的头顶。

咦?

沈湛轻轻揉了揉沈香菱的头顶,随后起身离开了。

沈香菱听到房门打开又关上的声音,立马坐了起来。

“白莲花的苦肉计原来这么有效?”沈香菱松了口气,总算不用被打手心了,原著里沈香菱被打了手心后可是肿了好几个月,连筷子都不能碰。

沈湛对沈香菱确实是非常严厉的。

这次逃过一劫,下次一定要小心不能再惹到沈湛了,黑化大佬谁惹得起啊?

忽然,房门又被打开了。

沈香菱抬眼一望,就见几个丫鬟抬着热气蒸腾的浴盆进来。

“主子怕小姐感染风寒,所以让奴婢们来伺候小姐沐热水浴。”丫鬟青梅笑着解释道。

沈香菱不会跟自己过不去,这天寒地冻的,确实容易着凉。

便下了地,舒舒服服地泡了个热水浴。

“小姐往后可别跟那位起冲突了,那位心思深着呢!”青梅替沈香菱梳头的空档,轻声劝道。

沈香菱点点头:“以后我离她远点儿。”

冰萦雪有女主光环,一大票男人自动替冰萦雪卖命,她可不会像原著里的沈香菱一样犯蠢了。

惹不起,她还躲不起么?

不理冰萦雪,不惹沈湛,她这辈子特定顺顺当当的。

忽然想起沈香菱的死因,她眼神闪烁了一下,问青梅道:“表哥是不是有个副将叫凌君的?”

青梅想了想,道:“是啊,小姐怎么忽然问起凌副将来了?”

沈香菱笑了笑,没回答。

原著里沈香菱之死,就是因为在一次和女主冰萦雪起了大冲突,要置冰萦雪于死地之后,沈湛彻底对她失望,于是听了冰萦雪的怂恿,将她许配给了手下副将凌君。

要说凌君倒是个端方君子,人如其名温润如玉,是个好夫婿人选。可奈何沈香菱一心只爱表哥沈湛呢?

所以,大婚当夜,沈香菱割腕自尽了。

“明日,带我去见见凌副将。”思索了好一忽儿,沈香菱对青梅吩咐道。

青梅‘啊’了一声,面露为难之色:“小姐,这不太好吧?凌副将是个男子,主子一定会……”

“你放心好了,你家主子巴不得把我快点嫁出去呢!”沈香菱撇嘴轻哼。

既然沈湛早晚要将她嫁给凌君,不如她现在就去和凌君培养培养感情。

万一她实在对凌君喜欢不起来,她还可以早点跟沈湛说,换个对象。

反正,只要她不碍女主冰萦雪,不惹沈湛,沈湛对她还算是有求必应的。

再说了,她若是要在这古代发展点傍身的事业,还得有可靠同盟才行。

温润如玉的正人君子凌君,就是个好同盟。

“那……好吧,小姐。”青梅拗不过沈香菱,只好同意。

主仆二人刚刚说定,房门被叩响了。

“小姐,冰姑娘来探望小姐了,是否要见?”外面婢女恭敬请示道。

女主又来?

沈香菱单指点着下巴,思忖了几秒,大方一笑:“让她进来吧。”

青梅替沈香菱插上最后一枚发饰,退至一旁。

房门一开,冰萦雪踩着莲步轻盈进入房内,见沈香菱一脸悠闲地靠在贵妃榻上,拿着一本书在那装模作样,眼里滑过一道流光。

呵……其实心里气炸了吧?

冰萦雪不动声色地上前,轻轻一笑:“香菱妹妹满脸不高兴,莫不是被南宫公子责备了吧?我心里好生过意不去呢!”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目录
收藏
书评
作品详情
首页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