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吃了就想跑?

月光透过白色纱幔轻洒进来,唐雪缓缓转过头,也终于看清了上一世死在自己手上的倒霉蛋。

饶是见惯了大风大浪的唐雪,一看这张脸反射性的倒抽了一口气。

这是怎样的一张脸啊,倾国倾城,颠倒众生。白皙的皮肤不见丝毫毛孔,在月光的照耀下犹如白玉,睫毛又翘又长,高挺的鼻梁下一张淡粉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

这张脸,无一处不完美。

唐雪默默收回视线,差点流下了两条面条泪。

早知道长这么帅,上一世她还砸他干嘛啊?

能睡到这么美的男人赚的是她好不好?更别说这位大神那可怕的身份。

对了,身份!

唐雪一激灵清醒过来。

下一刻她悄悄摸摸下了床,捡起自己的衣服胡乱的披在自己身上。

趁着现在大神还没醒,她还是赶紧开溜吧。

不然的话,她这小命休矣。

手忙脚乱穿好衣服,唐雪复杂的看了一眼床上的男人,轻手轻脚的往外走去。

上一世她被枪决的时候才二十五岁,现在不过二十岁没到,这次男人不死,她应该也不会吃枪子儿了。

等男人醒来,她与他就是陌生人,以后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互不相欠!

唐雪想得挺美。

然鹅,当她的手放在门把手上,正要开门出去的时候,身后传来男人幽幽的声音。

“吃了就想跑?”

同一时间,灯亮了起来。

唐雪浑身一僵,机械的转过身去。

只见男人不知何时已经醒来了,正收回开灯的手,靠在床头幽幽的看着她。

那双眸子漆黑犹如黑洞,深处酝酿着狂风暴雨仿佛下一刻就要发作,强大的气场瞬间将她淹没。

唐雪浑身紧绷,防备的看着男人,再也不敢轻举妄动。

上一世她遭受了五年的牢狱之灾,还是重刑犯,和她关在一起的无一不是穷凶极恶之徒,可以说是见惯了各种危险无比的人。

但现在唐雪发现,没有一个歹徒能及得上面前男人的危险。

唐雪敛去了眸子里的幽光。

傅家太子爷吗?

第九子,上面还有八个哥哥,据她所知那几个哥哥早就因为各种意外身首异处了。

那么作为继承人的傅脩爵会是单纯无害的白兔吗?这一切与傅脩爵有没有关系?

果然,这个想法刚刚落下,就听男人沉声开口:“谁派你来的?老四还是老七?知不知道上一个试图触碰我的女人什么下场?”

唐雪深吸一口气,换作一副讶异的表情看着男人:“你……和宋嫣然不是一伙的?”

“什么?”傅脩爵微微蹙眉,显然没听懂唐雪这话什么意思。

他今天也是大意了,才遭了别人的道。

本来他是想掐死这个女人的,但是当他看到女人轻手轻脚穿衣服开溜之后又开始疑惑起来。

这个女人跑什么?她应该做的不是留下来,等到第二天想办法攀上他这颗大树吗?

难道另有隐情?

唐雪丝毫都不知道自己刚刚在鬼门关晃悠了一圈,见男人没听懂,她狠狠的松了一口气,又悲愤道:“原来你和宋嫣然不是一伙的,她,她怎么可以这么做?陷害我也就罢了,还牵连无辜的人。”

说到最后唐雪抽泣出声,将伤心欲绝演绎到了极致。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目录
收藏
书评
作品详情
首页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