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抓她去卖掉

“雪崩!跑啊!”

随着这一声惊呼,两个灰色身影齐刷刷地转身狂奔。

积雪从山上急速而下,像一条银色巨链倾落,裹挟着毁灭的力量,摧枯拉朽。

他们拼命跑到树林外,暂时安全,回头看去,一团亮光在积雪中翻滚跌坠,直至落在距离他们十几米以外。

“那是什么?”

“好像是透明的……棺材吗?”

雪崩才刚停下,不怕死的就胆子大了起来。

强烈的好奇心趋势,两人小心翼翼走到上前,瞬间惊呆。

一个看似像是睡着了的女孩躺在里边,浑身被一层薄如蝉翼的物质所覆盖。

她美得就像精灵一般太不真实,黛眉如画,秀鼻菱唇,冷白的肌肤近乎半透明,紧闭的双眸,浓密的睫毛上结了点点霜花。

两人看傻了,从没见过这种近乎完美的脸,痴呆似的好一会儿才回过神。

“这是水晶棺吗?”

“不一定是水晶,可能是一种从没发现过的材质,这东西看着也不太像棺材,更像是某种高科技仪器。”

“这女孩儿难道是……死尸?可怎么像是睡着一样,衣服看不出是什么年代。”

眉尾有刀疤的男子拿出一个仪器:“测一下就知道了。”

仪器测试结果让人目瞪口呆,不明物体光是表面温度就达到了零下99度。

零下99度,人早就该死得不能再死了,而里边的女孩居然不是死尸,她还有生命体征,她是活的!

一个颠覆性的发现,两人兴奋又紧张。

“怎么你不觉得透着诡异吗?这女孩的存在超越了我们的认知。”

“管它诡异不诡异,先把这东西弄回去,连人一起卖掉!”

眉尾有刀疤的男子狠狠地吐了口唾沫:“没错,弄回去卖给那些有特殊癖好的富人或者私人研究所,到时就有数不完的钱……”

“我有预感,如果这单买卖能做成,那我们下半辈子可以收手不干了。”

“还杵着做什么,动手啊。”

两人贪婪的目光如出一辙。

原来这两人根本不是正规考察队的,而是靠着某些见不得光的手段敛财的“狩猎者”。

正当两人打算把女孩连带舱体一起搬的时候,突然林子边上的小山坡开始有泥石往下跌落。

“快跑!”

“别回头,跑!”

两人的声音都因恐惧而变得嘶哑,虽然他们想发财想得发疯,但保命要紧,跑慢一步都可能被泥石流淹没。

很快就不见两人的踪影,在泥石流淹没透明物体之前,一声异响,“嘭”地一下,盖子爆开,里边的女孩儿飞弹而出……

……

几小时后,险情过去,这里的一切恢复平静,但在树林外的河边上,藏着一个白色身影,她受伤了。

殷红的鲜血滴到雪地里,腥味很快散去,可那妖艳异常的血色却透着阴森与恐怖。

她警惕地观察着周围,不远处走来的两个人正是先前的“狩猎者”去而复返,他们冒险折回,只为找到“猎物”。

他们越来越靠近,一步、两步、三步……

她知道自己的处境很危险,被这两个人抓到的话,她会被当成货物卖掉。

她就是从先前雪崩后坠落山脚的休眠舱中出来的女孩,身体的各项机能都还没恢复,加上受伤,只怕难以自保。

鲜血一滴一滴从伤口流出来,她却不能喊痛,只能凭着一股意志力,将痛感狠狠压住。

眼看着那两人越来越靠近,她的藏身之处快要暴露。

澜初没想到自己在休眠舱里沉睡八十年醒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成为别人“狩猎”的目标。

关键时刻,一个突兀的男声从不远处传来:“喂,你们干什么的?”

澜初受惊,立刻缩回到雪堆里,哇地一口鲜血从嘴里喷了出来,五脏六腑都好像不是自己的,痛得仿佛绞在一块儿。

两个“狩猎者”则是浑身一阵颤抖随后晕倒在地,紧跟着走来两个男子,其中一个就是刚才出声的年轻人。

“珞爷,怎么办?”汪晟一脸愁容,怎么才刚到就出状况。

穿着黑衣浑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的珞爷,只是淡淡地扫了一眼雪地:“看看这俩死没死。”

这嗓音,天生的环绕立体声,自带混响,悦耳至极,却也冷到极致。

“晕倒”在地的两个“狩猎者”其实是假装的,只能从眼皮缝里偷瞄,不敢让人发现他们醒了。

刚刚说话的黑衣男子正是令人闻名丧胆的人物——珞爷。

放眼整个帝京市,唯有声名显赫的三大财阀之一、世家贵族珞氏家族嫡长子珞北霄能被人尊称为“珞爷”。

“珞爷,人没死,只是晕了。”

“抬走。”

……

误打误撞,澜初怎么也没想到那突然出现的珞北霄无意中解除了她的危机,将“狩猎者”驱走了。

珞家传承百年,帝京市三大世家财阀家族之一,长子珞北霄,25岁,公认的禁欲系代表人物,外号与他的颜值一样惊人。

“病秧子”,源自于珞北霄身患怪病,据说是绝症,活不了多久。

“不详”是他的新外号,因为数月前,家里为了给他冲喜,前后找了三个年轻女孩子安排进他别墅,但都在当晚失踪,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家里不死心,另辟蹊径,再找来三个年轻男子,结果还是一样,失踪。

外界开始传闻珞北霄男女通吃,越传越邪乎,称他“不详”。

珞家人在屡次失败后得出结论,认为珞北霄是天煞孤星,不喜欢男人,也不喜欢女人,这要搁在古代的话,他只适合被流放。

这样的珞北霄,“狩猎者”宁愿失去抓捕“猎物”的机会也不肯睁眼面对“不详”,直到被抬走都在装死。

……

地上的积雪还未消融,附近的人却多了起来,他们携带着各种拍摄仪器,提着大大小小的箱子,男女老少都裹得像粽子一样。

这是一个正在拍外景的剧组,早就定好了今天的拍摄地点,但由于先前的雪崩和泥石流就发生在附近,剧组不得不延误到了下午。

这部剧是珞北霄亲弟弟珞北恒所写的小说改编成的剧本。

珞北恒在两年前出意外成了植物人,要不是为了完成弟弟的夙愿,理科学霸珞北霄又怎会亲自下场组建剧组,并担任编剧、制片,包括以后的出品人也是他。

嗯,总之珞北霄就是一个才华超强的金主爸爸。

珞北霄这张祸国殃民的脸,精美得就像是从水墨画里走出来的人物,肌肤在冰天雪地里被映照得晶莹柔亮。

他明明长着一双桃花勾魂眼,却又幽冷得如同来自另一个世界。

略微削薄的嘴唇颜色仿佛最绚丽的樱花,足以令天地都失色。

珞北霄的长相,如果搁在古代,必是能祸乱一方的。

“卿本绝色”这是澜初此刻能想到的词。

只是他气色不怎么好,皮肤过于苍白,像是久居病中,配上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颓冷气质,就像是无声地告诉别人:“别想,我是你得不到的男人。”

拍摄进行到四点,珞北霄要休息一会儿,剧组就暂时停下来。

如果没有珞北霄就不会有这个剧组,他身体虚弱,时常都是拍一会儿歇一会儿,大家都习惯了。

珞北霄裹着一件厚厚的棉衣,走向临时帐篷,正准备进去,忽然看见一个可疑的身影在角落里。

“谁?”

居然有人?胆子不小,整个剧组的人都知道珞北霄冷漠疏离,除了他熟悉的人,其他人在他没有允许的情况下不得靠近。

一棵枯树后边缓缓走出一个身影,乍一看,浑身上下一团乌黑,凌乱的头发把脸遮住了一半,衣服上暗红色的污渍疑似是血迹凝固后的痕迹。

有点吓人,谁看了都会心里发憷,但珞北霄一脸镇定,以为这是刚才那场戏的临演还没来得及换衣服和卸妆,形象很逼真,挺敬业的。

“换衣间在右后方帐篷,一边去。”珞北霄冰冷的声音就像地上的积雪一般。

说完,珞北霄就走进他的专属帐篷,没想到的是那身影竟然跟了进去。

珞北霄倏地转身,眸子里尽是冷芒:“谁让你进来的?出去。”

可对方似乎没听到,只是直勾勾地盯着他,并且一步一步逼近。

珞北霄脸色差到极致,身上散发出凛冽的气场,如果换做别人只怕此刻早就扛不住这股威压,可眼前的人却没有被吓退。

珞北霄的眼神变得阴鹜暗沉:“你不是临演?你是谁?”

她当然不是临演,她是澜初。

澜初伤势很重,哪里还顾得上形象,这也是她有生之年最狼狈最惨的时刻。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目录
收藏
书评
作品详情
首页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