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落在他身上

珞北霄话音才落,帐篷的帘子突然被掀开,一个如同鬼魅般的黑影突然闯进来。

黑影看见不止珞北霄一个人时,愣了愣,几乎只是两秒的犹豫后,黑影朝珞北霄冲去,手里还拿着一把亮晃晃的匕首。

珞北霄是出了名的病弱娇贵,面对突袭,眼看着就要被匕首刺中,但就在顷刻间,黑影那只握着匕首的胳膊被一只纤细的手捏住了。

这一幕惊呆了歹徒和珞北霄,这个看着像难民似的女孩子,只用两根手指就将歹徒制住。

手腕传来钻心的痛,歹徒冷汗直冒,口罩挡住他的脸,看不到表情但能看到他在发抖。

歹徒盯着澜初,声音里透着恐惧:“你的目标也是珞北霄?哪条道上的?”

这话使得澜初略一愣,对方好像误会了,她不是杀手,她仅仅只是因为珞北霄先前驱走了“狩猎者”,现在顺便为他挡下杀手攻击而已。

珞北霄站在角落里,却没有丝毫害怕的样子,在别人的视线盲区里,珞北霄的掌心扣着一小块金属片,不知道这物件如果弹出去会不会要了人的命。

“我不是……”

澜初的话还没说完,歹徒已经挣脱了她的掌控,头也不回地逃走。

歹徒以为自己遇到同行截胡,并且是一个极度厉害的同行,而最糟糕的是珞北霄也将澜初误认为是另外一伙人雇来杀他的,毕竟他从记事开始就知道有人盼着他死。

刚才的插曲只不过前后两分钟时间,此刻帐篷里又只剩下珞北霄和澜初,气氛变得十分怪异。

珞北霄那冰冽彻骨的眼神冷冷瞥着澜初:“看来你的主子这次下了血本,多少钱雇的你?如果你现在不动手就没机会了。”

澜初微微一蹙眉,她什么时候像杀手了?

澜初自有一股傲气,此刻也懒得解释,只见她那只纤纤玉手往前一伸,猛地抓向珞北霄的脖子。

闪避、站定、手在瞬间抬起,珞北霄这一套动作如行云流水,酷帅满分,可惜的是在他手里的金属片即将弹出前一秒,一阵熟悉的痉挛袭来。

好痛!

珞北霄头痛欲裂,该死的老毛病偏偏在要命的时刻犯了。

会被杀手当场解决掉吗?珞北霄来不及多想,剧痛导致他站立不稳,倒下的瞬间被澜初压个正着。

珞北霄居然被一个女孩子压了!

珞北霄浑身紧绷就像被雷劈中,汗毛倒竖,雪白的肌肤血管隐现,额头上更是青筋暴跳。

从未与任何人如此近距离接触过,珞北霄简直要疯掉了。

女孩子的身体原来可以这么软?她身上的味道是什么?为什么只是若有若无的淡淡馨香就像蛊毒一样扰乱他的神经?

奇怪的感觉在珞北霄身体里乱窜,隐藏在深处的异样宛如蛰伏窥视的野兽被美味唤醒,仿佛下一刻就要从胸腔里蹦出来!

燥热!从未体会过的刺激感冲击着珞北霄的神经。

这么近距离,珞北霄看清楚了,她的一只瞳孔有着梦幻般的深紫色,如魔魅一般勾魂摄魄。

心跳漏了一拍之后,珞北霄回过神来,再一看,眼前的女孩那张像花猫一样脸,珞北霄恨不得戳瞎自己眼睛。

澜初哪知道珞北霄会倒下去,她只是想看看他脖子上戴的项链吊坠是不是她所熟悉的而已,她怀疑眼前的男子是八十年前某个故人的后代。

然而澜初这一举动却被珞北霄误会成要杀他。

澜初其实才恢复一点点力气,刚刚对抗歹徒的时候又牵动了她的伤口,可是她仍然忍着痛,略带歉意地说:“别怕,我……”

别怕?珞北霄感到了奇耻大辱。

“滚开!”嘶哑的声音从珞北霄牙齿缝里蹦出来,脑部的剧痛更加强烈,随后两眼一黑,彻底昏厥过去。

珞北霄失去意识之前都搞不清自己究竟是痛晕的还是被气晕的,总之他认定澜初是杀手。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目录
收藏
书评
作品详情
首页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