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天价悬赏

三个月后。

一则爆炸性消息火速传开,掀起了新一轮话题热度,那就是珞北霄的天价悬赏。

天价悬赏的内容是:谁能治好珞北霄,他的一切都会属于这个人。

珞北霄的一切,这象征着巨大的财富,丰富的资源,显赫的身份,以及那张完美到令人嫉妒的脸。

珞北霄是珞家的长子,如果他不死,以后将会是珞家的家主,会是这个有着深厚底蕴的高大门阀将来的掌控者。

悬赏的诱惑太大了,心动的人很多,可是,没人敢接手。

就算有少数几个医术高超的,在得知珞北霄的情况后,都放弃了。

知道珞家的人都知道珞北霄,他从小到大都是在光环中成长的,理科学霸,经商奇才,各种头衔堆积在他身上都不为过,他本该是珞家最优秀的继承人。

他就像骄阳光芒万丈,却在最耀眼的时候突发意外,当时他是在国外旅游,据说是一伙来历不明的匪徒在街头火拼,他是无辜群众中的一员,子弹击中他的头部,虽然被抢救过来,却有一小块子弹碎片取不出……

也就是说,珞北霄随时都可能会死。

更有人调侃:珞北霄的口味真重,如果治好他的是个男人,那他是不是连身体都属于某男人了?想想都觉得超刺激,那画面太辣不敢想。

没人能理解珞北霄为什么会放出天价悬赏,他是真的指望有人能治好他吗?

不,珞北霄当然知道无望,他只是闲来无事玩游戏而已。

珞北霄想看看通过这个游戏究竟会跳出来多少小丑,反正随时会死,那就在死前可劲造。

……

正值四月芳菲,春意盎然,繁花渐盛,是外出游玩的好时节。

位于帝京市高档别墅区的澜府,一个拿着手提袋的女孩儿正打算出门,却被人拦下。

“堂姐,补习老师都在等你,你怎么还要出去玩?”澜芷茵嘴里喊着堂姐,但其实一点尊重的意思都没有,满眼都是嫌恶。

澜初淡淡地瞥着眼前这所谓的“堂妹”,眉目中一片清冷。

“我不需要补习。”

澜芷茵轻蔑地冷哼:“你如果考不上名牌大学,会被外人耻笑的,我们家丢不起这个脸。”

澜初面不改色,如梦幻般的异瞳却变得格外幽冷:“丢脸?那是你们觉得,与我无关。让开。”

怼得漂亮,怼得澜芷茵哑口无言。

“你……”澜芷茵气得咬牙,她是这个家里的公主,是从小被捧在掌心长大的,骄横惯了,受不了被人这么对待。

澜初在澜芷茵脾气爆发之前就转身走了,潇洒得就像一片自由飘落的雪花。

澜芷茵眼睁睁看着澜初的身影消失在大门,却毫无办法,狠狠地一跺脚,漂亮的脸蛋上浮现出几分阴狠:“看你能拽到什么时候!”

澜芷茵是澜府次子澜国栋的女儿。

在澜初没来之前,澜芷茵的优越感爆棚,可现在,突然多出一个美若天仙的“堂姐”,澜芷茵心头就卡了一根刺,难受、嫉妒。

……

澜初来这个名叫澜府的地方已经三个月,当初她从休眠舱出来后受伤,偶然间进了珞北霄的帐篷,还被他误认为是杀手。

当时在珞北霄晕倒后,澜初离开,到了附近的镇子上,第二天就被澜府派来的保镖发现,将澜初误认为是他们要找的大小姐,并给她看了一张“大小姐”的照片。

照片上的“大小姐”跟澜初长得十分相似,连名字都一样,这种诡异的巧合引起了澜初的注意,决定前往这“澜府”一探究竟。

澜初的家族,八十年前的澜家,早就覆灭,只剩下她一人,那么这个时代的“澜府”又是怎么回事?

尽管澜初一再声明自己不是澜府要找的嫡孙女,可澜府的人不信,家主澜老爷子老夫人更是不惜以高血压心脏病等为手段来留下澜初。

澜初需要有个地方暂时落脚,更为了找到八十年前家族的守护者,她住下来,但她不会冒充别人,只是澜府的人不这么想。

澜府的人固执地认为当年离家出走的大少爷的亲生女儿就是澜初,她的存在成为了某些人的拦路石。

澜府除了老爷子老夫人,其他人对澜初的态度都是表面和谐,实际上都觉得她是来争夺家产的,暗地里对她恨之入骨。

帝京市澜府,高门大户,声名显赫,所在的高档别墅区更是名副其实的权贵聚集地。

澜初在澜府度过了三个月,她知道这里不属于自己,没有归属感,她会尽快离开。

路上,澜初的手机收到了一条消息……

“小心点,有人在查你。”

澜初看到这一行字,立刻回复:“知道是因为什么事吗?”

“这还用问嘛,当然是因为上周的事。”

“知道了。”

澜初上周治好了一个绝症老人,知道这件事的人连她自己一起算上,不过才三个,没想到麻烦这么快就到来。

偷偷治好那位绝症老人的神秘医者是谁?帝京市的三大世家在得到消息后,都不约而同地疯狂寻找。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目录
收藏
书评
作品详情
首页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