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继承私立学校

最近帝京市上流社会圈子里流传着一个笑话,是关于澜府的。

三大世家财阀之一的澜府,声名显赫,光芒耀眼,却偏偏出了一个貌丑且无能的大小姐。

据说大小姐名叫澜初,今年18岁,长得巨丑,好吃懒做,脑子还不好使,总之就是一无是处。

外界纷纷在为澜府惋惜,都认为澜初是澜府的污点,鄙夷的同时还谩骂。

这些虚假传闻和污蔑,当然都是出自于澜芷茵的操控,每天看见有人一边对她跪舔又一边骂着澜初,她就觉得很享受。

澜初在三个月中,已经对这个时代有了大概的了解,利用她超强的学习能力和记忆力,疯狂地吸收了巨量的知识。

除此以外,澜初找到了她的家族留下的产业——一所私立大学,现任校长的家族曾经为她的家族效力。

这所私立大学是澜初的父亲创办的,有着百年历史,曾在“名校”排名中位居前茅,有过辉煌的同时也屡遭劫难,终于在三十年前的一场大火之后一落千丈,归于沉寂。

学校也失去了资金支持,老师越来越少,招生越来越困难,硬生生跌出“名校”行列。

要维持一所私立大学谈何容易,校长家底掏空,据说如果还没有资金进入的话,学校很快会停止运转,将在近期停止招生。

校园北面有一座人工湖,波光粼粼的湖面有鸟儿盘旋,周围更是莺飞草长花红柳绿。

湖边一处空地聚集着一群人,各自都在忙碌着,他们不是本校学生。

摄像机、打光板、摄像机轨道车、临时化妆室更衣间……

这是有剧组在拍戏。

都没闲着,除了坐在一棵大树下的某人。

汪晟一只手拿着扇子轻摇,为珞北霄驱蚊:“您看这地方还行吗?累不累?要不休息半小时再开工呢?”

珞北霄,这位爷身子骨弱,世人皆知他指不定哪天就挂了,需小心伺候着。

湖边蚊子好多,在身上喷驱蚊水?不可能的,珞北霄讨厌那味道。

珞北霄半磕着眼,有气无力地靠在椅背,不经意散发出来的慵懒气息魅惑难挡,就像是这个季节充斥在帝京市空气中的柳絮,挠得人心痒痒。

“告诉他们,20分钟后开工。你一边歇去,记得准时喊我。”

“是!”汪晟随即就寻个角落待着,不敢再上来打扰。

珞爷的名头虽然吓人,单凭这张倾城祸水级的容颜,却也有一些不怕死的会凑上来,别的不敢多想,哪怕是沾着他一星半点都足够了。

汪晟在角落里接电话,疏忽大意,不知道有人在靠近珞北霄。

一个十八线女演员小心翼翼的,还没近得珞北霄的身,只见他的脸色已变得阴沉岑冷,懒懒地一抬眼皮:“谁让你来的?”

珞北霄的眼神好吓人,就好像她犯了弥天大罪。

“我……我见您身上盖的外套滑下来了,想给您盖好……”女演员瑟瑟发抖,想跑,却发现两腿已软,不听使唤。

珞北霄那冷得彻骨的眼神分明写满了嫌恶,又是一个企图不良的。

就连导演都不敢靠他太近,这女的是上头了。

这时汪晟慌慌张张跑过来,一把将那女的拽到身后。

“珞爷息怒……”

“告诉卢导,换掉她。”

“是!”

……

女演员一听,就差没当场哭出来,肠子都悔青,她千不该万不该觊觎珞北霄的美色。

“珞爷手下留情,我知道错了,再给我一个机会,我……”

珞北霄重新往后一靠,刚才那股凌厉的气势也随之收起,瞬间不见。

汪晟把那女的拉走,她哭求也没用,自己作死,谁都保不住她,珞北霄说换那就得换,他是编剧更是金主,没有他,就连这个剧组都不会存在。

树下,珞北霄刚戴上眼罩,以为现在可以清静清静,却突然听到空气里飘来一个轻淡的声音……

“扰人清梦,你换个地方。”

是谁?谁在说话?

珞北霄取下眼罩,微微眯起的深眸泛起危险的讯号。

敢叫他换地方?吃了豹子胆?

珞北霄看看周围,他二十米内都没人,声音从哪里传来的?大白天出现幻听了?

下意识地抬头,树上竟然有人?还是个女的?

那么高的树,她是怎么上去的?

珞北霄还没看到她的正脸,只见她背对着这边,半靠在粗大的树枝上,衣衫单薄,长发倾垂,给人的感觉既神秘又自带仙儿气。

珞北霄的语气冰寒彻骨:“刚才是你在说话?”

她依然是连正脸都不给,淡如烟波的声音:“嗯,你们很吵,这里是学校,拍戏请换个地方。”

这个声音……等等,珞北霄确定自己在今天之前听过,因为太具有辨识度了,听一次就不会忘。

不就是三个月前在雪山附近那次,闯进他帐篷的……杀手?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目录
收藏
书评
作品详情
首页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