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他随时会死

珞北霄蓦地抬头,猝不及防地就撞进了一双澄澈的瞳眸里。

她的眼睛好美,不带人间烟火气,尤其是那只深紫色眸子,像蕴含着点点星云,神秘而又梦幻。

她的声音加上深紫色眸子,虽然珞北霄以为她戴了美瞳,但也认出来就是上次在雪山附近遇到的“杀手”。

只是上次她浑身灰黑灰黑的,像难民,没看清楚真容,现在看清了,珞北霄略一愕,心口仿佛被什么击中。

她很年轻,估计20岁不到。

她有着如同陶瓷一般柔润莹白的肌肤,光滑闪亮的黑长发垂过一字肩直到纤细柳腰,衬托着她小巧精致的绝美容颜,没化妆,天生的黛眉含烟,凤目如星,淡淡橘粉色的菱唇微微抿着,隐隐有一丝冷傲。

她穿着浅浅灰蓝鹦鹉色竖领长衫薄如蝉翼,长若及膝,覆盖着内里的白色套衣和直筒裤。

衣摆微摇之中散发出飘逸淡雅的韵致,拥有绝世之姿的同时神态悠然,自带一股钟秀灵气。

珞北霄怔了几秒随即脾气就上来了:“校长允许剧组在这里拍戏,你有什么权利赶走?脑子有坑?学校是你的吗?这棵树你的吗?你上次没杀死我,今天还敢来,有种你现在就动手。”

珞爷就是珞爷,一顿狂怼,毒舌是必备秒杀技能,反正随时会死,他连杀手都不惧了。

谁知澜初竟然一本正经地说:“我不是杀手,但这学校是我的,当然也包括这棵树,我没有允许任何人进来拍戏。”

“学校是你的?呵呵!”

珞北霄投去一个死亡凝视,她如果不是杀手那就是个神经病!

珞北霄转身就走,跟个神经病浪费时间做什么,他认识这所学校的校长,是一位中年大叔,叫龙挚。

剧组来拍戏是签了场地租借合同的,不仅有学校公章,同时还有龙挚的私章。

可她刚说学校是她的,珞北霄心想这都什么人,凭着自己长得美就能胡说八道吗?

珞北霄不知道澜初说的是真的,这学校的校长虽然是龙挚,可澜初却是学校的老板,拥有绝对控制权的最大校董。

因为这所私立学校就是澜初的家族还留在世间的唯一产业,她也是唯一的继承人。

正好汪晟来了。

“把她赶走。”珞北霄指了指身后。

汪晟却一脸茫然:“珞爷您说的是谁啊?”

“就她……”珞北霄回头看去,见鬼了,刚那女孩呢?

树上没人,树下没人,他视野范围内也没人,她就好像从没出现过。

“……”

珞北霄第一次有种被苍蝇噎到的感觉,他能说自己见鬼了吗?

片刻后,珞北霄继续在这棵参天大树下休憩,耳朵却不由自主地竖起来,树上有动静。

珞北霄只是因为休息受到打扰才会抬头看的,这一看不打紧,她怎么又出现了?

“你别……”

珞北霄的声音卡在喉咙,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她又要掉在我身上了!

掉落的速度实在太快,珞北霄躲闪不及,被压个正着,这是第二次被她压……

这是他的克星吧,见过两次,两次都压他,不能忍!

珞北霄全身绷紧,而澜初却还趴在他身上,似乎没意识到这姿势有什么不对劲,用一种探究好奇的目光凝视着他,同时她那只柔白的手更伸向了他的跟前,解着他的衣服纽扣。

珞北霄又气又羞愤,这年头的杀手怎么跟流氓似的。

“还说你不是杀手?”

珞北霄话音刚落,只听旁边一声大叫……

“放开珞爷!”

汪晟来了,急吼吼地冲向澜初。

下一秒,汪晟差点撞到珞北霄身上,而澜初已经站在了一米外。

汪晟扑个空,惊骇地瞪着澜初,他是珞北霄请来的贴身保镖,他是练家子,但眼前这女孩为什么可以轻松躲过他?

珞北霄站起来,有点喘,脸还有点红,谁知道是给气的还是他因为被人压了而羞燥的。

珞北霄唇角那弧度里藏着近乎残酷的冷笑:“我一个随时会死的人,居然还花钱来杀我,真是多此一举。”

珞北霄这一丝冷笑,像是一根冰针掉在了澜初心坎上,那是一种藐视一切,毫不在乎的笑,仿佛命不是他的。

澜初挑了挑眉尾,探究地看向珞北霄:“你随时会死?”

“你连这都不知道,看来你不是一个合格的杀手。”

“我不是杀手,我只是想看看你戴的项链吊坠。”

“神经病。”

珞北霄牙齿缝儿里蹦出这几个字,随后头也不回地往前走,心想这杀手脑子不正常,满口胡说八道,他是戴着项链,可凭什么给你看?

汪晟如临大敌一样的挡在澜初跟前,他做好了要拼命的准备。

澜初却是望着珞北霄的背影,若有所思……他究竟是怎样一个人呢,面对死亡能如此洒脱,她还是第一次见。

难怪他身上有一种莫名的沉寂,有几分玩世不恭,好像这世间所有的一切都不被他放在眼里。

刚走没多远的珞北霄忽然停下来。

不对劲!

珞北霄精冷的眸子深沉得可怕,他把项链藏在衣服下,她不可能看到他的吊坠,她是怎么知道的呢?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目录
收藏
书评
作品详情
首页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