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收养

阴云,压在城市上空。

凉薄的雨丝落下,甄氏夫妻的葬礼到了尾声,只剩最后一波祭奠的人还没来。

墓碑前,摆满了鲜花。

甄玖月浑身湿透的立在那里,手紧紧攥拳,眼眶中大颗大颗的泪顺着冷雨滚落。

“太惨了,江难事故,沉船捞了七天七夜。”

“都说她生下来就克父克母,是个天煞孤星,甄家两口子还不信。”

“甄家没其他人了?那以后谁照顾她。”

“只能送孤儿院了,就是不知道哪家孤儿院这么倒霉。要收留一个灾星。”

前往吊唁的人们对这场灾难唏嘘不已。

雨打在女孩瘦弱的身上,刺骨的寒遍布四肢百骸。

甄久月稚嫩的眼眸越发的清寒。

爸爸妈妈不在了,世界上就只剩下她。

她哪也不会去,包括孤儿院。

沉船并非意外,他们是被人害死的。

“愿意跟着我吗?我带你回去。”男人低沉的嗓音碎玉般好听。

他是葬礼上最后一波来吊唁的人,身上穿着笔挺的德式铁灰色军装。

剪裁精细立体的军装版型,将身形衬托的伟岸挺拔。

男人身边一名副官替他撑一把巨大的黑伞,身后浩浩荡荡的跟了一大批副官,整个墓地气氛庄严,此刻平添了几分压抑和肃冷。

女孩幼小发寒的心灵一颤,抬起了头。

雨幕中,他的风氅迎风翻飞。

长腿穿着军靴,在郊外墓地的泥水里阔步。

显得整个人气度非常。

甄玖月不确定的问:“你说的是真的吗?”

“来。”

男人朝甄玖月递上自己的右手,手腕上有可怕的伤疤。

她盯着那只手。

心脏微微颤动了一下。

真的……

有人要她。

不是在做梦!

人们不是说她是灾星吗?

为什么眼前这个男人不怕她?

她鼓起生平最大的勇气,握上那只手指白皙修长的手。

掌心温热,带着薄茧。

满身清冷的甄玖月,哪怕是心都是寒冷的。

此刻,却有种被温暖了的感觉。

下一秒。

她的娇小被他抱起,他君王般向周遭的所有人宣布:“从今天起,她,少帅府的人。”

两年后。

学校,图书馆的密室里。

甄玖月对着发报机,指尖敲动的飞快,迅速的传送电文。

代号夕阳:不是吧?夜幕,你动用商会的人脉帮忙?

代号夜幕:对。

代号夕阳:你就不怕提前暴露了你在商会的身份。

代号夜幕:应该不会,我用的是餐馆的肉鸽。

发报机的另一头,夕阳嘴角抽了抽。

这个夜幕想象力真是颇为丰富,居然用食用鸽子来传递消息,她怎么做到的?

又是怎么训练的肉鸽传信的功能?

不怕肉鸽太肥飞不起来吗?

代号夕阳: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九州商会花了你多少心血,别人不知道,我还不清楚吗?

代号夜幕:这次谍报人员带出的东西对寒爷来说很重要,就算豁出命也要帮。

代号夕阳:夜幕,你总是这么任性,真是……拿你没办法。

代号夜幕:好了,我去上课了,以后有机会联系。

甄玖月站起身,通过密室里特殊材质的油画,朝外观察了一眼。

确定图书馆里没有人路过这个位置的书架,娇小玲珑的身躯从密室里神不知鬼不觉的转了出来。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目录
收藏
书评
作品详情
首页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