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奸夫淫妇

“老爷,世子妃,圣上驾崩之前,已传位于闻王,咱们江家,江家要走大运了啊!”

在外打听消息的江府管家喜笑颜开,急匆匆入内报喜。

堂上胆战心惊等着消息的几人顿时欣喜的站了起来。

先前反贼攻入宫中,是闻王父子斩杀叛贼,救驾有功,那是圣上病重,他们本来就在猜圣上会传位闻王,如今这消息落了实处,众人才觉得那满心的忐忑也落在了实处。

江丰年脸上满是骄傲和喜悦,他们江家这一次是从龙之功,他们江家的嫡女,还是太子妃,未来的国母。

他眼含热泪,猛的朝身侧抚着孕肚的江瑟瑟跪了下来,“臣江丰年,见过太子妃!”

继母曹氏双眼发着青光,瞥了一眼她的肚子,心中嫉恨如火,不甘不愿的跟着跪下,笑着眯了眯眼,“真是天佑我江家,瑟瑟已是太子妃了,今后还要成为皇后娘娘呢!”

一说起皇后娘娘这几个字,她的心脏便嫉妒的狂跳,但很快又释然了,有命成为正妃,也得有命登上后位不是?

想到方才不久那位传来的暗示,曹氏心口激荡,只觉得有条通天大道在眼前铺开。

江丰年一向稳重,可江家如今已然熬出了头,也免不得轻狂了几分,“说的是,等过几年,瑟瑟可就是咱们天亓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了!”

江瑟瑟脸颊发烫,摸了摸紧急叫人换身上的素衣,如今正值国丧,她倒还不曾得意忘形,没搭理一向不和的曹氏,只提醒江丰年道:“父亲慎言,太子妃一事,陛下还不曾下旨呢。”

曹氏掩去面上嫉恨,欣慰的拍了拍江瑟瑟的手,满脸慈爱:“你这孩子就是谦虚,你乃程平阔正妃,登上皇后之位也是迟早的事,虽是国丧,但这事真得庆祝庆祝。”

江瑟瑟才要拒绝,格外上头的江丰年也抚掌定下了,他笑呵呵的,“此事不适宜大办,但你我一家人聚聚,便也是好的。”

这事便是定下了。

席间曹氏格外的热情,时不时的为江瑟瑟布一些补汤,殷殷切切的求她往后为她亲生女儿江菀菀寻一门好亲事。

江瑟瑟不疑有他,将将喝了一些。

这之后,她就有些困乏。

江丰年格外担忧她肚里的孩子,“瑟瑟,你这胎才将将坐稳,不然先回房好生休息吧。”

江瑟瑟也觉得疲乏,寒暄几句便要走。

曹氏却极是热情,同着她的贴身侍婢洛水一同送她回房。

洛水见她一直揉捏着眉头却未见睡着,同曹氏对视了眼,“奴婢为您点上安眠香。”

待见她昏昏沉沉睡下,曹氏低声喊了她几声,见江瑟瑟毫无反应,她才满意,“人呢,还不赶快送过来。”

立刻有人驾着一个昏迷不醒的人进来。

浮烟袅袅,纱幔翻飞。

也不知为何,这一夜江瑟瑟怎么也睡不安稳。

沉重的小腹处缀缀的,像是有什么沉沉压着一般。

翌日清晨,江瑟瑟的脖颈处喷洒着阵阵热气,又烫又痒,将她惊醒。

江瑟瑟最是怕痒,将脖颈缩了起来一把推开压着自己腹部的那只手,闭着眼冲着身边的人撒娇,“唔……平阔,别闹。”

精致的鼻子微微动了动,不曾闻到熟悉的龙涎香,却闻到了一股陌生又腥臭的气味,正觉得奇怪,门外便响起了程平阔的声音,“瑟瑟,你在同谁说话?”

江瑟瑟猛一睁眼,回头竟见自己身边躺着个全身赤裸的陌生男人,她本能的叫出声:“啊……”

“瑟瑟!你怎么了!”门外的程平阔抬腿,将门一脚踢开闯了进去,等看清那张满脸刀疤的脸,程平阔愣在当场,半晌才冷笑道:“好一对奸夫淫妇!”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目录
收藏
书评
作品详情
首页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