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全灭不留

江瑟瑟慌忙将搭在自己腹部上的那只手拿开,狼狈的从床榻上爬了起来,拢了拢洁白的里衣,急的直掉眼泪,“不是这样的,平阔,你听我解释……”

门外渐渐响起嘈杂的脚步声,曹氏带着一众奴仆也急急忙忙的冲了进来,还未走近便开始数落她,“你……你真糊涂啊,太子殿下不过与你分开一日,你怎能……怎能耐不住寂寞与奸夫苟且?”

门外聚集的人越来越多,二房三房的女眷也涌了进来,无数道目光聚集在她的身上,江瑟瑟被这些淬着毒火的目光灼烧的体无完肤,既羞愧又恐惧,却是无处可逃。

她奋力回想,脑中忽然闪过一丝灵光,“平阔,我是被冤枉的!是洛水拿来的安眠香……那安眠香有问题!洛水呢?洛水?”

她惶然四顾,却根本不见婢女的身影。

曹氏洋洋得意的看了一眼江瑟瑟,“想来这小妮子是擅离职守了,也对,她一直替你把风,若非她擅离职守,我等兴许还抓不住你这个红杏出墙的贱胚子!”

众人议论纷纷,分外嘈杂,床榻上的男人脸色苍白,似是受了伤不能动弹,被当朝太子捉奸在床竟丝毫不害怕,反倒恶狠狠的冲着程平阔咒骂:

“程平阔,你……你这无耻的奸人,你竟然连自己的女人也不放过……你究竟想做什么,你为何不杀了我啊?你杀了我啊!”

程平阔无视那男人的嘶吼,上前紧紧钳住江瑟瑟的下巴,恨不得将她的骨头一寸一寸的捏碎,目光顺着她的脸往下滑,最后落在了她微微隆起的腹部上。

“江瑟瑟,你当真是出息了,竟敢与反贼勾结苟且,想来这孩子也是他的种吧?你当真太让本宫失望了!”

一巴掌将江瑟瑟扇倒在地,程平阔怒不可遏,扭头对着门外大呵:“来人,将这参与谋反、逼宫先帝的贼人拿下!江家与反贼勾结,罪大恶极,将江家上下围住,一个也不许放走!”

一群身穿红色甲胄的士兵涌了进来,将一众娇生惯养的女眷粗鲁的按在了地上,曹氏吓得惊声尖叫:“程平阔,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不是说只要我帮你拉下江瑟瑟,菀菀便是太子妃吗?你……”

“胡说八道!”不等曹氏说完,程平阔便从侍卫手中拔出长剑,没有半分犹豫,一剑便砍下了曹氏的脑袋,鲜血喷洒在了江瑟瑟惨白的小脸儿上。

听到这里,江瑟瑟才终于明白,原来自己是被曹氏与程平阔合伙设计了!

痛苦瞬间侵袭而来,她顿时心如死灰,抱住程平阔的双腿哭嚎:“为何?我兄长助你平定宫变,助你父亲登上皇位,我肚里还怀着你的亲骨肉啊,你为何这般对我对江家?”

“要与本宫白首之人从来不是你,与本殿下共享山河的也从来不会是江家,玉鸾可等候本宫多时了,你与这野种……自然也不必留了!”

程平阔阴狠着脸上前,一脚踩在了江瑟瑟的肚子上,脚下兀自用力,江瑟瑟只觉得下体传来一阵阵绞痛,刺眼的鲜血顺着她的双腿淌下,染红了一大片衣裳。

下体剧痛无比,眼前越来越黑,意识也渐渐涣散,恍惚中,她只听见程平阔冷冰冰的下令:“江家与反贼勾结,满门抄斩,全灭不留!!”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目录
收藏
书评
作品详情
首页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