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焉还复在?

“咚咚咚!”

伴随着粗鲁的敲门声,孟妈妈尖锐刺耳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大小姐,贵客都在大厅等候多时了,您快些起身吧,这般失礼怕是要挨训的!”

江瑟瑟被这声音吵的翻了个身,下意识的用手摸向腹部,却发现自己的小腹此刻竟分外平坦,孩子,她的孩子呢?

猛地从长榻上起身,她回想起自己失去意识之前的事情,程平阔用力踩踏自己的肚子,她便被疼的晕死了过去,那般用力,她肚里孩子还能保住吗?

屋里迟迟没有回应,膀肥腰圆的孟妈妈不由分说,径直将门推开走了进来,江瑟瑟一看是孟妈妈,光着脚便下了榻焦急的问:“孩子呢?哥哥呢?江家如何了?”

孟妈妈愣了愣,随后叹了口气,转身去雕花柜中翻出了一件粉色芙蓉的小袄来,“小姐昨夜定是又做了什么稀奇古怪的梦了,现下还不曾睡醒,孩子咱们府上没有,贵客却是来了两位,您快些更衣吧!”

江瑟瑟被惊的满头大汗,又是迷茫又是疑惑:“贵客?什么贵客?”

“今日是闻王世子来咱们府上下聘的日子,您竟给忘了?这可是您在雪地里跪了一天一夜求来的姻缘,若是因贪睡丢了婚事,那可当真是不划算啊!”

江瑟瑟脑中绷着的一根弦猛地断成了两半,嘴唇颤抖着再次发问:“程平阔来了?”

孟妈妈点了点头,一面往江瑟瑟身上套衣裳一面笑道:“莫非闻王府还有第二个世子么?”

江瑟瑟愣住了,她记得,天亓四十一年开春程平阔曾来江府下聘。

不是因为他对自己用情至深,恰好相反,是因着年前自己在雪地里长跪不起,大病一场,兄长江残阳前去向父亲求情,父亲万般无奈下前去闻王府洽谈婚事,这才有了后面程平阔下聘,两家结亲、江家助闻王府问鼎皇位之事。

那如今……自己是回到还不曾踏入那个万劫不复的魔窟的时候了么?

不知不觉,脸上已经布满了冰凉的泪水,擦了擦眼泪,环顾四周,江瑟瑟才觉得好笑,也是若非是回到了从前,自己与江府焉还复在?怕是早就成了一捧黄土吧。

赤着的脚已被冰冷的地板浸的麻木,她转身坐到了床边开始替自己穿鞋,“去回话,说我即刻就来。”

“还是让奴婢先替您更衣梳洗更为妥帖,小姐……”

江瑟瑟抬眸一凛,“怎么,本小姐如今是使唤不动你了?”

孟妈妈错愕片刻,只以为是江瑟瑟小性子上来了,不敢多言慌忙退了出去,来到前厅,三言两语交了差。

曹氏到底年轻貌美,打扮有些繁琐,平日保养也的极好,在场的女眷顶数她最艳,听了禀报,她翘着兰花指嗤笑了两声,“还请王妃世子见谅,我家瑟瑟最是怕冷,春寒料峭,想来是赖着床呢。”

闻王妃端庄华贵,与曹氏轻浮的模样不同,摸了摸手里的汤婆子,不咸不淡的说:“的确是冷,今日坐马车来府上时,路边都还积着雪,若非是为了我的好儿媳,我怎的也不会走这一遭的。”

江丰年只顾着干笑,兴许是没听懂这里头的话,曹氏心里却跟明镜一般,她的意思是:这天寒地冻的,我身为长辈早早出门来下聘,你个小丫头片子足不出户却这般懈怠,真是无礼至极!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目录
收藏
书评
作品详情
首页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