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她是自愿的

白桦杨的出现让许家母女措手不及,她们似吃了苍蝇一样,对他陪着笑解释了一下,然后便一溜烟儿的消失在医院里。

而许宁儿,不是很方便地穿好外衣,径直的奔母亲病房而去,她不知道要怎么面对白桦杨他,或者说,从昨天晚上开始,他们之间就没有关系了。

只是许宁儿没想到,她走进病房白桦杨也跟了进来。

母亲已经醒了,看着她微笑,许宁儿却觉得心都碎了!

她多希望现在的自己有一个健康的母亲,那么,她就可以扑进母亲的怀里,痛哭一场,洗去心里所有的委屈。

可是,她不能。

非但不能,还得对母亲隐瞒。

“妈,早饭买回来了。”许宁儿说话的时候准备喂母亲吃早饭,“你饿了吧?”

可是,母亲却看着门口站着的,身材挺拔的年轻男人问道:“宁儿,这位先生是谁啊?”

他?许宁儿也疑惑了,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他们是商业合作伙伴吧?

男人快步走近,“妈,我是白桦杨。”

出人意料的话和温和的语气,让许宁儿瞬间呆住。

她呆呆地看着白桦杨走到母亲身边,声线平和,甚至是充满歉意地说道:“对不起,最近一直很忙,都没能来看您。”

“哦,你就是白先生啊!”许母激动得热泪盈眶,却无法移动一丝身体,“我们家宁儿懂得少,在白家有什么做得不好不对的地方,请你多担待点儿。”

对于女儿突然嫁入豪门,许母很意外,可是,看女儿一脸的幸福表情,她这个做母亲的还有什么奢求?

但是这位母亲哪里知道,因为她的命在旦夕,女儿在有心人的策划下,签署了不平等条约。

那一天是许宁儿大学毕业以后,找到的一份薪水最高的工作。

她拿着录用单急匆匆回到家的时候,却看见母亲晕倒在厨房,满嘴满身的血迹。

她在医生等着手术费的时候,跑回了两年没有回去过一次的父亲的家,结果,却拿到了后妈为她准备的一份合同。

条件很丰厚,但许宁儿只听见了后妈的一句话,“如果你签字,你母亲所需要的一切费用,许家承担。”

她签了,是自愿的。

协议结婚而已,与商业合同也没什么分别,何况与自己签约的是白家,赫赫有名。

最重要的是合同极其保密,一年之后,一拍两散。

对于婚姻,许宁儿很是抵触,因为爸爸妈妈就是最好的例子,而且还是那种老到不能再老的例子。

夫妻同心建立好家业,丈夫就嫌弃糟糠之妻另觅新欢,后来甚至还为了取悦新欢,把自己的女儿也赶出了家门。

但事情并不是许宁儿想的那么简单,白家的那位白桦杨先生,一天到晚除了工作就是工作,完全是一个工作狂人。

对她不说熟视无睹也差不多了。

大概对方就是想给家里的奶奶,找个另外一种意义上的保姆吧!

毕竟若不是用这种形式,哪个年轻的女孩子,愿意做陪着老年人的工作?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目录
收藏
书评
作品详情
首页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