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被初恋迷惑

孟竹影真想扑到他怀里,把心里话一股脑倒出来……但她不能,她哪敢暴露自己重生的秘密呀!那样会吓坏他的。

她就把眼泪咽下,把心里话藏下,做出一个淡漠的表情,淡淡的说:“没事,就是昨天晚上没睡着,越想越觉得这个家里离了你不行。大冷的天,压水井冻了谁烤开化,牲口谁喂,饭谁做,面谁磨,两个闺女的衣裳谁洗……”

这些活按照农村的规矩可都是女人干,但她家不同,里里外外都是男人干。

农闲她不做家务,农忙她不下地,别的女人结婚生了孩子个个憔悴不堪,而她,嫁过来五年,生了俩孩子,仍跟一朵花似的。但是,她不快乐,因为她心里没魏建军,她甚至恨魏建军,因为他隔开了自己跟初恋。

她的初恋跟她是同村人,叫白光耀,长的白净高挑,还上过高中。

更令她迷恋的是,他从城里学会了跳迪斯科,还会唱流行歌曲,还像电影里的年轻人一样留长头发穿喇叭裤,他在她心里就是神一般的存在。

但是,就这个“男神”在她父母眼里就是“败家玩意”“小流氓”,坚决不许她嫁给他,就棒打鸳鸯硬是把她嫁给了魏建军。

魏建军长的高大健壮,性子粗犷耿直,喜欢他的姑娘不知有多少,但是他就看上了孟竹影。

虽然孟竹影把他当根草,他仍把她当块宝。

爱而不得,令白光耀在孟竹影眼里地位更神圣了,婚后的她起初还打算认命就这么跟丈夫“凑合过”的,但是同样也迷恋他的白光耀贼心不死,以各种借口偷偷私会她。知道孟竹影心善,就在她面前卖惨哭穷,单纯的她就被诱惑着继续跟他来往。

白光耀能吸引孟竹影也能吸引别的姑娘,但是哪个姑娘的家人都看不上一个只会玩不干活的男人,于是他依然单身。

但是,很快乐。

他快乐的源泉在哪呢?在爱他的姑娘那里。

哪个姑娘都会大方的给他钱和物供他玩耍,而且还争宠。

魏建军强壮有力,婚后为了媳妇孩子更加卖命的干活,他农忙披星戴月的侍弄田地,闲下来还给人打土坯,去城里火车站卸货,挣的钱多半都给孟竹影拿给初恋了,说白就是被初恋骗走了。

跟自己的初恋一比较,丈夫浑身是毛病。孟竹影嫌弃他皮糙肉厚,嫌弃他走路咚咚响,嫌弃他吃饭狼吞虎咽,嫌弃他说话粗声大气,嫌弃他笨嘴拙舌……

而她的初恋哪哪都好,长的细皮嫩肉,说话轻声细语,嘴甜的像抹了蜜,腰肢像女人一样灵活纤细,手也细白柔软……

有一次,初恋跟她说,煤窑工人特别挣钱,而且如果“出事了”,煤窑上还会给一大笔赔偿款。她起初不忍心,怕男人真的出事,她只是不喜欢丈夫罢了,并不想他出事。

但是后来初恋说他想去省城参加流行歌曲大赛,得交一笔高额报名费,还得置办服装,还有住宿费和路费,这笔钱他不知道去哪弄,只能请她“帮忙”了。

孟竹影相信她的男神舞跳的最好歌唱的最好,别说能拿省冠军,世界冠军都能拿,面对他苦苦的请求,她怎么忍心拒绝帮忙呢?

况且,白光耀跟她说,也不是所有的煤矿工人都死在煤窑里,干了一辈子的煤窑工人多得是。

孟竹影又被她哄骗住了,她决定,就让丈夫干这几个月,等赚够了那笔钱再不让他出去了。

她就撺掇魏建军去煤窑挖煤挣钱了,半年后,这个男人却真的遇难,她得到了一大笔补偿款,也将其中一笔钱给了初恋,盼着他出息了跟她一起抚养两个小女儿,谁知白玉杰得了这笔钱就不见了人影。

后来初恋又回来了,却带回了一个城里姑娘,对她,他死不认账了。

以后的日子,她没骂白光耀,只是日日咒骂自己,痛恨自己……也思念失去的丈夫,那时候才知道她的丈夫是世界上最好的丈夫。

她不再娇气,也没人再娇惯她了,她跟男人一样独自侍弄田地,农闲就跟人打短工,含辛茹苦的把两个女儿养大了,女儿也不认她了,她一病不起,带着悔恨离开了人世。

临死时她握着丈夫的照片,说如果能再重活一次,她将把男人当宝!

如今,她如愿了,果然重活了一世。

魏建军被媳妇赶去外地煤矿打工,自然是百般不愿意。俗话说父母在不远游,他父亲早早去世,母亲身体也不好,他哪忍心离家远行啊。更是不舍得心爱的妻子跟可爱的两个女儿,可是他不敢违抗妻子的命令,怕妻子难过,就狠狠心决定去了。

这临走被媳妇拦下真是百思不解,听到媳妇那番话,心里的疑惑解开了。

他两眼焦灼的看着妻子,轻声说:“我开始就是因为这个不想去的,你还说我娘娘们们的,说你离了我照样能把家里孩子顾好,我才决定去的。其实我心里哪能放心呐,我在临走时跟咱两个姐姐姐夫,还有堂兄弟都一遍遍的拜托,让他们照顾着你们,你这又……”

孟竹影走近他,仰头看着他说:“我那是说大话,你真要走了我就慌了,我别你惯的啥都没干过,怎么照顾咱娘跟咱闺女,她们离了你不行,我……离了你更不行……”

魏建军一向习惯了妻子的嫌弃和冷言冷语,这仅仅被妻子留下就是受宠若惊了!又听到媳妇轻言轻语的跟他说着体己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耳朵了。

他不由痴痴的看着媳妇,越看越觉得“诡异”,心突突的跳起来。

孟竹影觉察到了他疑惑的神情,就抿嘴笑笑说:“建军,你别自作多情,我就是懒,不想干活罢了。”

听她这么一说,他那颗悬着的心总算落地了。但她那嫣然一笑和那柔声细语把他的心又给“戳”了一下,他竟然恍惚了一瞬间,怀疑是不是他的幻觉。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目录
收藏
书评
作品详情
首页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