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给婆婆道歉

他回过神来,大嘴一咧嘿嘿笑笑说:“哎好好好,你说不去就不去了。哎,那我赶快跟娘说一声去,刚才我跟她道别的时候她哭的可伤心了,还非要起床送我,被我拦住还把她屋门从外面给关上了,我这就给她开门去。”

说着往外走去隔壁娘的屋。

孟竹影径直跟了过去。

上一世,她由于嫌弃丈夫,对这个慈祥憨厚的婆婆也很冷漠,直到老太太听到儿子落难的消息,一病不起很快去世她都没喊过她一声娘。

这一世,她要痛改前非,当个贤妻,当个良母,还当个孝媳。

“娘,我不走了,嘿嘿,我好好的守着您跟孩子……”魏建军扑到娘床边报喜。

老太太曹氏正躺在床上哭的混天黑地的,听到儿子猛然冲进来说这句话,撑着身子坐了起来,抱着儿子的头哑声问:“儿啊,你说的是真的?你不去……竹影她同意不?”

她清楚儿子出去挖煤是儿媳妇的意思。

“娘,我同意,是我临时又不让建军去的。”孟竹影一步跨了进来。

魏建军跟母亲曹氏都愣住了,张着嘴直直的看向媳妇。

她,居然喊“娘”了。

孟竹影意识到了娘俩的惊楞,但是喊出去的娘也收不回来了,只好撒谎说:“建军,娘,我昨天晚上睡不着想了很多,这几年……我做的不好,我以后改。”

看娘俩还是入定状态,孟竹影就笑笑:“建军,娘知道了,天还早,让娘睡吧,咱回屋。”

魏建军跟娘对视一眼,咧嘴笑笑说:“是是是,娘,您放心的睡吧,我也回屋睡了。”

他刚直起身要走,曹氏一把拉住儿子的手,难以置信的看着儿媳问:“你……说的是真的吗?”

孟竹影看着婆婆那震惊又带些惧怕的神情,心里愧疚不已。她走到婆婆床边,握住她另一只手说:“娘,真的,我想了一宿,决定不让建军去了。”

又一声“娘”,而且儿媳妇还笑吟吟的跟她说话,她咋觉着跟做梦一样啊……

孟竹影跟魏建军安抚曹氏躺好,小两口子并肩出了她的屋门,留下懵懵懂懂的老太太。

他俩刚进自己的两间土坯屋,床上的小女儿就哼唧起来,魏建军习惯的跑去把女儿尿尿,却被媳妇一只手拦住了,她轻声说:“我来吧。”

魏建军犹豫了一下,孩子就被她从被窝里拉出来在尿桶上把尿了。

冬天夜里冷,两个闺女夜里尿尿都是他把,媳妇从来没管过。

孟竹影给小女把过尿匆匆往被窝里放的时候,冲站在床边发愣的丈夫说:“看什么,还不脱了衣服进去,孩子冷。”

“哎!”他欢快的答应一声。

脱了鞋跟棉裤就坐到了被窝里,疼爱的搂搂两个小女儿,一脸的幸福。

孟竹影看着眼前两个懵懂无知的女儿,想起上一世她们的人生,不禁一阵心痛。上一世,魏建军遇难后,她一心想着嫁给初恋,把钱都给了他,把爱也都给了他,把所有希望寄托在他身上,知道幻想破灭。

但是,两个女儿渐渐长大,对她这个冷漠又自私的母亲痛恨不已,尤其恨她害死了自己的父亲,所以,最后她死之前女儿们都不愿意看一眼……

想起这些,孟竹影心里针扎般疼痛,更是对上一世愚蠢冷酷的自己深恶痛绝。

她颤抖着身子弯腰紧紧搂住她两个女儿,发誓这一辈子要好好疼爱她们,让她们享受到应有的母爱。

忽然,魏建军说:“不去是行,只不过,我可是跟村东头的红军说好的了,跟另外几个人在村口集合去搭火车,我这突然不去了得跟人家说一声啊。”

说到这里又心疼的蹙额头说:“我去煤窑干活还交给红军20块钱呢,这不去可惜了呀。”

提起魏红军,孟竹影的心又猛地一坠。

按说他跟自己丈夫还是一门子的人,由于他不务正业心狠手辣,魏建军对他敬而远之。

魏红军专门负责给黑煤窑找工人,他两头吃,煤窑那边拿一部分钱,介绍一个人去干活还收钱。

孟竹影压下心里的波涛汹涌,用平静的语气说:“那可惜什么,不去了就把钱要过来好了。”

“哪那么容易,染坊倒出来没白布,哪有得了钱再退给你的,再说,是咱自己临时变卦了,不好说,这钱就算了吧,省得跟那个熊孩子打嘴仗。”魏建军拧拧粗黑的两道眉说。

这个魏红军是个混混,六年前跟人打群架弄瞎人一只眼,入狱才回来一年,他在监狱结识一个狱友,就做起了给黑煤矿拉人这个行当。他这种人不要命的主自然是没人敢惹的。

但是20块钱呀,在这个时候可是几个月的零花钱,一斤麦子才一两毛钱一斤,得几袋子粮食才能换回来呐,哪能就这么白给那个畜生了。

提起他,孟竹影恨得牙根痒痒。

她决定,死活得把这20块钱要回来!

那个魏红军呢,早就贪图孟竹影的美貌,听魏建军说要去挖煤,几乎是欢天喜地的要送他出道,之后就一直想沾她的便宜。

孟竹影自然不是水性杨花的女人,丈夫去世,又看清了初恋的真面目,她一直活在悔恨里,发誓这辈子再不嫁人,一心把他们的两个女儿抚养成人,就对明着撩拨她的魏红军严词拒绝。

没能得手的魏红军恼羞成怒,就处处刁难她,还散步谣言,说她想勾引她。

寡妇门里是非多,村人都信了他的话,个个对孟竹影冷嘲热讽,让她受尽屈辱。

这一世,她孟竹影不怕他了,而且,还要狠狠的收拾他。眼下,先把这20块钱给要回来再说。

她知道,一会人凑不齐魏红军就会来家喊,正好。

她知道她的男人的做事风格,他粗枝大叶又心细如发,做事雷厉风行又稳当妥帖,尤其有了老婆孩子,他更不会轻易招惹招惹一个亡命之徒。

但是,孟竹影铁了心要把那20块钱要回来,且不让丈夫出面。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目录
收藏
书评
作品详情
首页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