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我知道我错了

此刻,满脸幸福的魏建军正脱了外套,轻轻的掀开被子钻进被窝,给两个熟睡的女儿暖身子,孟竹影站在床边定定的观察他。

她发现,她的男人真的很好看,高大魁梧,体魄健壮,浓眉大眼,脸阔鼻挺,用后世的话说,就是一个行走的荷尔蒙。

奇怪前世的自己真是瞎了狗眼,咋就看上白光耀那个娘里娘起的小白脸了呢?而对自己身边这么帅的男人弃如敝帚。

“哎,竹影,你还咱在那干什么呢,这么冷,别冻着了,快脱了衣裳进来暖暖吧。”

孟竹影想着一会要招架魏红军,不能再钻被窝了。就摇摇头说:“哦,我不冷,鸡都下架了,我不睡了。”

她自从嫁给魏建军,一到天冷都是搂着孩子睡到男人把饭做好,从来没早起过。

就是魏建军母亲在儿子跟前唠叨,他就说媳妇是哄孩子才不起来的,她一起来孩子就闹。

事实是,两个女儿其实更黏她们的爸爸。

魏建军一听她不睡了,就不解的问:“这么早,你不睡干嘛?大冷的天,还是睡吧,一会我就起来做饭喂牲口去。”

孟竹影摇摇头,轻声说:“我既然起来了,就不像想睡了,脱来脱去的净冷。”

魏建军就愧愧的说:“都是我把你闹腾起来了,那你光脱了鞋进被窝暖暖脚吧。”

上辈子,她对他的体贴根本视而不见,如今听来浑身都暖洋洋的,满心都甜蜜蜜的。

她满眼柔情的看他一眼,有些羞涩的坐到床沿,脱了棉鞋把脚小心的放进了被子里。

她的脚马上被他的大手攥住塞进了他滚烫两腿间暖着。

孟竹影幸福极了,她看着两个在被窝里熟睡的女儿幸福的一笑,弯腰在两个女儿脸上各亲了一下,轻声说:“我看两个女儿都随你。”

两个女儿都是浓眉大眼,眼睫毛粗黑卷长,跟蝴蝶翅子似的。

以往别人一说两个女儿像她们的爹,孟竹影就不悦,如今,她觉得两个女儿像丈夫真值得骄傲。

魏建军听了这话立刻咧起大嘴乐了,他最喜欢听人家说闺女像他,可是看起来媳妇不喜欢,他就不敢笑那么张狂了,可是,如今这话从媳妇自己嘴里说了出来,他就放心的笑了。

忽然,他皱起了眉,满脸疑惑又有些紧张的看向媳妇,哑声问:“竹影,你这是咋了……”

孟竹影知道自己这番脱胎换骨的表现会吓着自己丈夫,令他迷惑不解,所以,她得撒点小慌,为自己的变化找点合理的理由。

她轻轻一笑,轻轻的把头往他肩膀上一靠,腻腻的说:“我想跟你说说话。”

魏建军如遭雷劈,身子一惊,也把孟竹影吓了一跳。

因为结婚五年,妻子从来都没对他主动亲昵过,每次亲热都一副敷衍尽义务的姿态。

孟竹影没想到他反应这么大。

于是她赶紧“灭火”,尴尬的笑笑说:“看你,一惊一乍的,好像我能吃了你似的。”

孟建军更加尴尬了,他用粗糙的手掌摩挲着粗布床单,结结巴巴的说:“那个……有话你说。”

孟竹影又把头靠近了丈夫宽厚的肩上,语气柔媚又娇弱:“建军,我昨晚做了一个梦,梦见你出去挖煤出事了,然后我被咱母亲埋怨,被咱大姐二姐骂,被邻居们唾弃。还被、还被那个魏红军占便宜……我就后悔让你出去挖煤了,也想起了你种种的好,我在梦里都哭死了……所以,我醒来就坚决不准你出去挖煤。而且……”

她两眼含泪的看着他说:“而且,我知道自己错了,以后,我再不会那么任性傻气了,我要好好跟你过日子,做个好媳妇,好吗?”

魏建军两眼瞪成了铜铃,直直的看着媳妇。

孟竹影感觉到他全身都在颤抖,她知道他很激动……她双臂一伸,搂紧了他的脖子,轻声说:“建军,我以前不懂事,伤了你的心,原谅我……”

“竹影!”魏建军张开双臂搂紧了她的腰。

他的胳膊像铁箍一样紧,她气都喘不上来了,但她没有挣扎,而是流着泪贴紧了他的胸膛。

“竹影,你这个梦做的……真好。”这个糙汉子搂着娇气眼眶都红了。

孟竹影噗呲笑了,这个男人笨嘴拙舌的,一句情话也不会说。

不过没事,以后她慢慢教他。

“建军!建军!几点了你还不出门,大伙都等你了!”忽然,院门外传来一道粗声大嗓。

两人猛地松开,魏建军喘息着说:“是红军来了,我出去跟他说一声。”

孟竹影一把摁住他,小声说:“你别理他,我去跟他说,就凭你的性子,那20块钱说不给你你就不要了,你搂着孩子睡,我去。”

魏建军哪能让媳妇出面跟这个混蛋交涉,他就说:“你搂着孩子睡,这事你别管。”

孟竹影搂紧丈夫胳膊,坚决的说:“你保证把那20块钱给要回来不?”

魏建军顿了一下,他拧着粗眉问媳妇:“你非得要回那20块钱吗?”

孟竹影说:“那当然了,无缘无故就让他得了咱20块钱,他美死了。”

他从来对媳妇是有求必应,就无所谓的一笑说:“想要回还不容易嘛,你别管了。”

说着就要下床。

孟竹影知道他是要用武力解决,对魏红军这个不要命的,她还不能硬碰。

就拦住他说:“你别管了,我问他要,那样的人渣,不值得你动手,好鞋不擦臭屎是不是,我一个女人跟他缠就是了。”

这,魏建军可不习惯,他最看不惯村里那些衣着邋遢满嘴粗话的泼妇,也最讨厌毫无顾忌的跟男人胡乱打闹的女人,好在这两样他媳妇都没有,这也是他宠媳妇的原因之一。

他就鼻子一嗤,说:“你才别理他呢,不是个好货。”

孟竹影骄傲的说:“他不是好货我知道,可是我男人是谁呀,借给他个熊胆也不敢在我跟前放肆。”

这话魏建军爱听,嘿嘿嘿笑了。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目录
收藏
书评
作品详情
首页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