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赘婿,空离公子

姬臻臻想起来了,她今晚是新娘,屋里有另一个人不足为奇,这是他老子去圣上面前撒泼打滚求来的入赘女婿——空离。

姬臻臻抬头看向那人。

果然,这哪里是什么鬼,分明是一个安安静静端坐在桌后的美男子。

此人身着大红的新郎喜袍,头发一丝不苟地用玉冠挽起,相貌清隽至极,每一处都似精雕细琢,眉眼如笔墨山水,浓淡相宜,整个人如一块温润的美玉,但又带了那么两分清冷疏离。

他正盯着姬臻臻,目光越过轻轻晃动的烛火,笼上了一层潋滟姝色,看起来愈发的温润动人。

姬臻臻却蹙起了小眉头。

观人面相可辨认性情,推人休咎,大则可趋吉,小则能避凶。

这人乍看是大富大贵的面相,细看却如蒙了一层雾。

雾里开花水中望月,都是虚妄。

她看不透这人。

空离突然站了起来。

姬臻臻看他的姿势顿时就从抬头变成了仰望。

好、好长的两条腿。

长身玉立,身姿颀长,便是极艳的大红喜袍都没能盖住他身上那点儿不食人间烟火的仙气。

便宜夫君垂眸看她,连腰都没有弯一下,一双染了暖色的眼,依旧清凌凌的,语气是温柔的,眉眼却很清冷,给姬臻臻一种割裂的感觉。

“无事便好,我去喊人。”他道,推门而出。

姬臻臻神情微妙地看着这人离开的背影。

她没搞错的话,她这肉身是被一道雷给劈了吧?

正常人都应该吓得六神无主,然后慌里慌张地找大夫什么的,但这个身为入赘夫婿的家伙却跟只幽灵似的端坐在一边,那姿态看上去还颇为悠闲,怕不是在等她赶紧咽气?此时看她活蹦乱跳,估计还颇为遗憾地偷偷叹了几声。

当然,也有可能是她想多了,毕竟空离公子的君子之名远近皆知,怎么可能干出见死不救这种缺德事呢?何况他曾经还是个出家人,口里念的是阿弥陀佛。

不过,咳~这位谪仙般的还俗大师的确是姬家强求来的,只因姬家的小千金呆呆地指着他,说了一句好看。

小千金姬八娘出生时,有个过路的老道看出她少了一魂,又因着镇国公府阳气太盛,女娃娃不好养活,老道便将人抱去道观了。

直到去年,老道掐指一算,说时机快到了,姬八娘这才回了府,虽然人有些呆傻,却被老子和七个哥哥捧在手心宠成了宝贝疙瘩。

姬臻臻正整理思绪,屋外突然传来一道震天动地的嚎叫声,“爹的小宝唉,好端端的怎么被雷劈了呢——”

紧接着便是一群小爷们你一嘴我一嘴。

“该不会是咱家强抢良家民男,老天爷发火了?不然这雷怎么只劈老八不劈妹夫?”

“不然爹你去圣上面前哭一哭,让他老人家再下一道和离圣旨?”

“妹夫说八娘没事,普天之下被雷劈了还没事的,只有咱们八娘了,这说明咱们姬家福泽深厚,雷都劈不死!”

“没错,应该是这样!”

姬臻臻清了一下嗓子,一张小黑脸笑眯眯地瞅着他们,“咳~阿爹,哥哥们。”

叽喳声戛然而止,几双眼齐刷刷地朝端坐在喜床上的小人儿看了过来,目光灼灼。

“那天雷冲我身上这么一劈,把我丢的那一魂劈回来了。”

在沉寂片刻后,镇国公府上空突然响起一阵大笑声,“苍天有眼啊,哇哈哈,哇哈哈哈……”

没多久又是几道此起彼伏的笑声,“哇哈哈,哇哈哈哈……”

那笑声久久不绝,在夜幕里响彻云霄,如同鬼哭狼嚎,听得人头皮发麻。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目录
收藏
书评
作品详情
首页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