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夫人你,年芳几许

大雪梨牌便宜夫君朝姬臻臻微微一拱手,姿态端方,真真如那兰中君子般清雅,“所以夫人无需多心,我自愿入赘姬家,无人强迫于我。”

“哦,那敢情好。”姬臻臻瞄他一眼。

讲真,这样的姿容,无论放在什么年代那都是一等一的绝色,何况这大雪梨身上还多了那么一丝出家人的克制守礼,清心寡欲不谙世事的君子样儿非常容易让人产生破坏欲。

搁以前,她定是要调戏一番的,不过眼下,她这小身板实在调戏不起来。

“我可否问夫人一个问题。”空离道。

姬臻臻点了一下小脑袋,忍不住打了个哈欠,“你都心甘情愿入赘我姬家了,以后咱就是一家人,不用客气。”

话刚说完,姬臻臻突然想起一件事,陡然一个激灵,瞌睡没了。

“我记得快要拜堂的时候,我脑壳一疼,突然晕了过去,那后面的大礼怎么办了?”老爹和哥哥们也没跟她说这事儿。

空离又看了她一眼。

姬臻臻:?

眼神交流的确挺好的,奈何她没有读心术,看不太懂呢。

“夫人稍等。”

空离当场表演了一个大变活鸡。只见他右手在虚空中一捞,一只黄嫩嫩毛绒绒的小鸡崽便出现在了他掌心里。

这喜房内虽只燃了两根红烛,不怎么亮堂,但还不至于屋里有只活蹦乱跳的鸡姬臻臻都看不到,何况这小鸡崽不都是叽叽喳喳的么,她却一声鸡叫都没听到。真是奇了个怪。

空离捧着小鸡崽递到她面前。

姬臻臻一脸茫然之色。

空离看向小鸡崽的眼神宛如鸡妈妈看着自己的崽儿,颇为慈爱,“夫人觉得,这小鸡崽可像夫人?今日我便是同它拜的堂。”

姬臻臻:……

姬臻臻只听过女子冲喜时同大公鸡拜堂成亲的,这还是第一次听说郎君入赘,同一只小黄鸡拜堂。

姬臻臻有那么一丢丢心虚。

“今日委屈夫君了,日后我一定加倍补偿你。”

空离浅浅一笑,配着那大红的喜袍,端的是郎艳独绝,“夫人并非故意不同我拜堂,而是事出有因。夫人若真心疼我,日后若有余钱,便赠我一些罢,我也好贴补贴补别苑。”

姬臻臻傻眼了。

要钱这种事也能说得这么不矫揉造作,不愧是你!

“你放心,日后我一定带你吃香喝辣。”姬臻臻拍着自己的小胸脯承诺道。

“对了,你方才想问我什么来着?”

空离闻言,将小鸡崽放到一边,那双印着烛光的幽黑眸子自她身上扫过,“从我见到夫人第一眼之时,便想问了,夫人你……年芳几许?”

姬臻臻垂头看了看自己的小身板,叹气道:“婚前不是合了八字么,你岂会不知?我今年十三了。”

空离狐疑,“婚书上写是写了,但夫人确定是十三而不是三岁?”

姬臻臻眼睛顿时一瞪,奶凶奶凶地吼道:“你是不是眼瘸?我这小身板明明是五六岁大小的模样!”

空离盯着她饱满的婴儿肥小脸儿,温和一笑,“夫人说得极是。只是五六岁跟三岁相比,差别好像也不是很大?”

姬臻臻气哄哄地用小胖手一环胸,“也罢,夫妻一体,有些事也该让你知道了。”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目录
收藏
书评
作品详情
首页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