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把自己作死了

月色如银,夜空之上挂着几点微弱的星辰,一股股晚风夹杂着深秋的寒意袭来,刮得跪在殿外的弟子们精神一振。

跪在最前面的,正是紫云宗的宗主、副宗主、以及两位供奉长老。

全场寂静。

一道纤瘦窈窕的身影飘在主殿上方,并随着风向荡来荡去,荡来荡去。

江晚粥望着底下跪着的一排排人,细长的柳叶眉一蹙,只觉得紫云宗的弟子实在太少了。

说起来,这都得怪她平时没啥上进心,也不像其他门派将扩大宗门一事放在心上,这才导致紫云宗创立百余年却仅仅千人。

作为紫云宗的创立者,作为这些弟子的祖师奶奶,她承认,她很不称职。

正自责时,她耳朵一动,听到最后一排的弟子在窃窃私语。

“老祖宗怎么死的?”

“爆体而亡。”

“是修炼本门功法走火入魔吗?”

“别瞎说。”

“那是咋回事儿?”

“我认识一个杂役弟子,就老是在主殿扫扫地浇浇花啥的。他跟我说,半年前,老祖宗突然心血来潮,准备把各家功法的精髓结合,从而创造出一套新的功法,然后带领我等走向人生巅峰,把其他宗门狠狠地踩在脚底下。我估摸着……老祖宗就是这么把自己给作死的。”

“……”

江晚粥飘啊飘的,飘到了这几名弟子的头顶上空,反应一迟,星眸一顿。

呃……

说的倒也没错。

她确实是把自己给作死的。

忽的,一阵风吹来,吹得刚做了古的江晚粥继续往前飘。

这一飘,就飘进了她平日居住的主殿。

江晚粥是贪图享乐之人,因而,她的主殿布置得极其奢华。

她望着一颗颗价值千金令殿内亮如白昼的夜明珠,如虚影一般轻盈朦胧的身体飘过铺着软被的大床,飘过殿内精心建造的温泉池,并嗅嗅鼻子,闭上眼,假装出一副还能闻到熏香的陶醉模样。

接着,她又飘到了平时的梳妆处。

想到里面一抽屉一抽屉的首饰,以及屏风后面挂着的一件件绣工精美且款式美炸天的衣裙,江晚粥悲痛欲绝。

别了,首饰。

别了,衣裙。

别了,温泉池。

下一瞬,她飘到了自己的尸体前,望着爆体而亡并碎成齑粉的自己,江晚粥哀嚎一声,一把捂住脸。

还没等她感叹自己的死状有碍观瞻时,又被窗户灌进来的一股风吹得飘远。

……

江晚粥鼻尖一动,闻到了一股泛着铁腥气的鲜血味,而后便感到身上很沉重,就像是有一座大山压在身上似的,闷得她喘不过气。

她睁眼,发现压住自己的是一具凉透了的尸体。

江晚粥费力地将人推开。

她站起身。

目光所及之处,竟是满地尸体。

显然,这里被灭门了。

从院子里躺着的这些人所穿的衣服布料来看,这户人家在当地挺富裕的。

为了避免踩到尸体,江晚粥垫起脚,走到一处干净的空地站立,刚纳闷怎么飘到了这里时,她就被自己手指的粗短程度给惊讶到了……

作者提示: 点击追书,方便下次阅读!
目录
收藏
书评
作品详情
首页
取消